喜欢本站请将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防屏蔽网址最新发布。《点击获取》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信誉保证金,资金雄厚、团队打造、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淫荡人妖夜出被性虐调教】(完)【作者:leftnight】

字数:110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冰蓝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丰满的乳房,和一根硕大的肉棒,显示着妖异的美感。

  屁眼处随着冰蓝的呼吸,一张一缩,似乎十分渴望肉棒的进入一般。

  冰蓝从旁边的衣柜里面,拿出一双黑色长筒镂空网袜,轻轻抬起玉足,让丝袜紧紧地套在自己的玉腿上面,将两条玉腿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性感极了,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男人的腿,比大多数的女人还要有女人味。

  当玉足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淡淡丝状的触感,还有从脚跟一直蔓延到肉棒根部的触感,让冰蓝舒服的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激动的心情,让冰蓝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不过所有的准备,到现在才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冰蓝继续从衣柜里面,拿出了早就放在那里,一直想穿,但是始终找不到合适机会的一套情趣内衣。
  冰蓝衣柜里面的情趣内衣有很多,但是像这样,非常具有隐蔽性,又如此淫荡的衣服,在家里穿穿实在是不够过瘾,而放在如今,能够外出自虐的时候穿才是最好的。

  冰蓝看着这套情趣内衣——一对黑色的乳罩,但几乎就是透明的材质,上面还有像是被烧穿的零星的小洞,不过刚刚好都是分布在乳头、乳晕附近的,将冰蓝的一对乳房几乎暴露无遗。

  一条透明的内裤,没有起到任何的遮挡效果,而且内裤的中央位置,还有一根硕大的假阳具,是无限操控的,遥控就被放在内裤里面,一起被带了出来。
  与之配套就是一件连衣裙——之所以说这套衣服在所有的情趣内衣之中算是遮蔽性最好的一套,就是因为这条连衣裙。

  淡蓝色的连衣裙,上到乳房上面,下到膝盖左右,看上去十分保守的一件裙子,将来自乳房和下身泄露的春光全都遮挡住了。

  然而实际上,这条连衣裙的内部附着着很多吸盘,穿上之后,就会吸附在冰蓝的皮肤上面,只要内裤里面的假阳具开始运作了,这些吸盘就会通过震动和吸附的方式,刺激冰蓝的敏感皮肤。

  不过被连衣裙包裹的部位,最危险的就是肉棒了,冰蓝硕大的肉棒,同样是会被连衣裙吸附的,而且一旦吸附之后,一般大腿两侧的还好,紧身的效果,只会凸显出冰蓝性感的身材,引来更多的目光罢了。

  但是要是肉棒被吸附住了,那引来的可能就不是带有欲望的目光了,反而可能是被人嫌弃,或者羞辱一类的。

  到时候肉棒在裙子上面露出了一个诺大的轮廓,只要不是一个瞎子,基本都能认出来,但是在黑夜之中的话,倒是会让这个几率变小很多,就算有人看见了,可能也会认为是自己看错了。

  冰蓝先将内裤拿了起来,然后在自己的屁眼上面,均匀的涂了一层水溶性润滑油,然后将润滑剂给假阳具涂了一圈,再用自己染满了润滑剂的手指,伸进自己灌过肠的屁眼里面,将肛壁都涂上了润滑剂之后,就将假阳具的头对准类自己的屁眼,向下一坐。

  「啊~~……啊~~」

  虽然快感并没有十分的明显,但是异物感和充实感,却让心中充满了对外出自虐的期待和激动的冰蓝,变得更加的兴奋起来,肉棒高高的挺立着,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由于肉棒的尺寸差不多有十六七公分长,四五公分粗的程度,勃起之后,就算连衣裙没有吸附住肉棒,也能很明显地看出裙子上面凸出了一个小圆顶,像是帐篷一样。

  为了防止肉棒露馅而导致这次夜出的风险,冰蓝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找了一条红色的棉绳,然后绑在自己的腰上,将一部分绳子卡在龟头沟处,另一部分则是和内裤里面的假阳具打了一个结。

  随着假阳具的运行,当假阳具插到最深处的时候,肉棒就会被紧紧地卡在腰上,而假阳具抽出来的时候,肉棒虽然不会被限制得那么紧,但是还是会被很好地固定在腰部,不会暴露出来。

  看着自己的肉棒被假阳具固定好之后,冰蓝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肉棒像这样被拘束、虐待的死死地,才是冰蓝最舒服的时候。

  在下身被固定好了之后,冰蓝将黑色的性感乳罩戴在胸前,包裹住了她那对34D 的傲人巨乳,在同龄的女人里面,冰蓝这一对都可以算是举世罕有,更别说是男人了。

  在镜子面前,冰蓝34D 的乳房,以及硕大的肉棒,都一览无遗,暴露的性感内衣,不仅没有将这些完全遮住,反而是以一种更加嚣张的方式暴露出来,似乎是在勾引着有人去强奸冰蓝一样。

  最后就是将淡蓝色的连衣裙穿上,拉上了后背的拉链之后,冰蓝看着镜子前面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性上街购物的样子,除了黑色的丝袜显得格外的诱惑和性感之外,其他的都穿着相对保守,没有露出太多皮肤在外。

  冰蓝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然后从一旁拿出一个推蛋器——能将自己的肉棒和玉蛋暂时的远离,也就是将肉棒下面包裹着玉蛋的一块皮肤拉长,导致了玉蛋和肉棒的距离较远。

  看上去就像是分离了一样,不过实际上,冰蓝并没有感觉到很明显的痛感,但是从外表上看的话,就好像冰蓝受到了狠狠地折磨一般,能让冰蓝这个受虐狂,更加的兴奋和享受。

  将推蛋器隐藏好了之后,冰蓝从各个角度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确保了都没有露陷后,然后走了出去。

  冷风吹了过来,些许从裙底吹着冰蓝亢奋的肉棒,让冰蓝打了个激灵,肉棒更加充血了一些。

  冰蓝看着昏暗的路灯,此刻已经是差不多凌晨一两点左右了,路上很少有看到行人,小区里面也基本没什么人,除了门卫坐在门岗里面,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看着手机之外,周围静悄悄的,荒无人烟的样子。

  冰蓝将控制着她一切快感来源的遥控器放在了口袋里面,然后人径直走向了公园的方向。

  一路上有些辛苦的忍耐着屁眼里面的肉棒和肛壁不断地磨擦,还有肉棒被拘束带来的异样感,原本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冰蓝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到,花了将近两倍的时间。

  因为每走一会儿,强烈的高潮欲望,都会让冰蓝忍不住想要射出来,而如果直接射在路旁,被人看到了就麻烦了,所以冰蓝只有尽可能的减缓自己的行走速度,从而让屁眼和假阳具磨擦带来的快感渐渐地变小。

  不过这样也有些不好,就是强烈的欲望,始终得不到高潮来发泄,不断的堆积起来,让冰蓝此刻已经面泛春色了。

  冰蓝看着近在眼前的公园,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没有什么异样之后,神色正常的走了进去。

  不过潮红的脸色,和略微有些发抖的玉腿,暴露了冰蓝此刻的真实感受——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到公园里面发泄一下了。

  至于怎么发泄——公园里面的某些位置,她早早地就放好了一些淫具,为了让这次夜出自虐更加的刺激,每个位置都有不同的任务,完成了手上的手铐才能前往下一个区域。

  等冰蓝到了第一个区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而面前是一片有些阴暗的小树林,让冰蓝心中下意识的有些害怕,不过诚实的身体,却指引着她朝着前方走去。

  冰蓝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树林之中没有任何声音,虽然有些可怕,但她还是踏了进去。

  找了之前放着淫具的一棵树后,冰蓝特意的用一些杂物来遮挡了一下,就算有人特意经过这里,也一般不会发现树底下藏着的淫具。

  冰蓝将淫具拿了起来——一根自慰用的震动马眼棒,看起来就和水晶制作的差不多,泛着淡淡晶莹光泽的马眼棒,却在冰蓝的手中有一股淫靡的意味在。
  冰蓝将马眼棒放在嘴里面吮吸了一会儿,让马眼棒被自己的唾液充分润滑了之后,将马眼棒轻轻地,插进自己早就流出不知道多少淫液的肉棒里面。

  「啊!?~~……啊啊~~」

  由于不担心这个时候会有人到这里来,冰蓝也没有特意控制自己的浪叫声,舒服的呻吟声,在小树林里面回荡着。

  终于,马眼棒顶到了尿道的最里面,再往下,就收到了一股阻力,冰蓝停在了这里,马眼棒的长度就是冰蓝专门选择的,刚刚好在进入冰蓝肉棒最深处的时候,外面只会露出一点点,不会被发觉。

  冰蓝将马眼棒插进了自己的肉棒之后,然后给自己戴上了口球——防止自己太专注于高潮,从而忘记了控制自己的叫声,把别人引过来就不好了。

  口球之外,就是拘束具了,冰蓝特意买的定时的手铐和脚铐,并且试验过很多次,保证一定时间后能自动解开。

  冰蓝先将脚铐和手铐中间的链子,用另外一幅铐子拷住,让冰蓝在被拘束的时候,只能保持着双手和双脚都被拘束在背后,而且整个人在这个状态下差不多是呈现一种弧形的,像是一轮半月状的样子。

  不过接下来并不是直接把手和脚都伸进去这么简单,冰蓝将固定好的拘束具,放在这颗小树的后面,然后将自己两条腿先伸了进去。

  之后再用大腿内侧夹着树,防止自己滑下去,再将两只手也背过去,伸进了放在树后面的手铐里面,手铐合拢,大功告成。

  冰蓝将手上关于控制屁眼里面的肉棒,还有马眼棒的开关都开到最大之后,将遥控器丢在了地上。

  手铐早上的时候就设置好了,差不多是半个小时左右,刚好能让冰蓝体验两到三次的高潮——还是在这种野外的情况下,说不定能够更快的达到高潮。
  微凛的寒风吹着冰蓝,让冰蓝清醒了一点,连衣裙里面附着的小吸盘,已经开始吸附冰蓝敏感的皮肤,像是一条紧身衣一样,将冰蓝性感的身材暴露出来。
  肉棒里面的马眼棒也开始了它的震动,让肉棒不断地流着淫液,透明的淫液,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断地向下滴落,滴在吸盘里面。

  肉棒此时已经完全被吸盘吸附住了,在裙子的轮廓上面格外的显目,不过此刻并不会有任何人看到。

  而给冰蓝带来最大快感的,还是屁眼里面的肉棒,一下,一下,好想要将冰蓝插上天一样,极致的体验,给冰蓝带来了极大的快感和受虐感,让她感觉此刻好想有一个粗壮的黑人,用他的硕大的肉棒,狠狠地插着冰蓝淫贱的屁眼。
  巨大的力度,还有深入冰蓝身体的体验,让冰蓝疯狂地浪叫起来,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叫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而被快感淹没的理智,还在提醒冰蓝,这里并不是在冰蓝的家里面,而是在公园里面,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来揭穿她这副淫贱的模样。

  但是这并没有给冰蓝带来任何的害怕或者不安,反而让冰蓝体内受虐的因子更加活跃起来,屁眼里面的每一次抽插,都会给冰蓝带来无穷的幻想和快感。
  当充血的肉棒,被震动的马眼棒又一次刺激的时候,冰蓝终于忍耐不住了,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淫叫,冰蓝体验到了她这次夜行的第一次高潮。

  不同于以往在家中自虐的快感,此刻的冰蓝,更有了一种真实,触手可及的感觉,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仿佛是在被性虐一样,强烈的M 性,让她有些不想停止这样的生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冰蓝只是隐约有些意识,自己的肉棒已经射精了五六次了,整个人也快要被插得虚脱了一般,但是拘束着自己身体的拘束具还是没有松开。

  冰蓝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了让自己注意到时间,冰蓝在自缚之前,特意将手表摘了下来,然后开启计时放在自己能看到的地方。

  而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一个小时了。

  冰蓝顿时感觉全身血液加快了不少,一股不安、紧张、百味交杂的心情蔓延开来,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万一自己被困在这里了会怎么样。

  等到早上有人过来发现自己的时候,一群人围着自己指,有各种污言秽语羞辱自己?还是会被人带走,从此见不得光……

  各种想象,但无一例外的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冰蓝有些害怕,强烈的快感就好像被她忽视了一样,但却不断地干扰着她,似乎是在提醒她,她是一个淫荡的人妖。

  终于,事情出现了一些转机——耳边隐隐传来脚步声,脚步声的方向,并不是在寻找什么,而是朝着这个方向一步一步的靠近过来。

  冰蓝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一凉,一只粗糙的大手在上面抚摸着,冰蓝扭动着身体,不断地挣扎着这只手,嘴中发出呜呜的叫声。

  「吵什么吵,不想被发现的话,就给老子安静一点。」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冰蓝的心如坠冰窟,毫无侥幸的,她被人发现了,不过不幸之中也算是万幸,只有一个人发现了她,只要让他把自己解下来,就不会被更多的人发现了。

  「妈的,竟然是个人妖,亏我以为是一个女人……」

  男人摸到了冰蓝的肉棒,然后狠狠的一掐,让冰蓝痛呼出来,不过肉棒却挺立的更加挺直了。

  冰蓝看着男人缓缓地走到了另外一个方向,然后看着冰蓝的脸说:

  「算了,脸长得还行,跟女人差不多了,操一顿也不算吃亏。」

  说罢,男人淫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地上散乱的一些东西,拿起了三把手铐脚铐的钥匙,尝试了一下,把冰蓝的手和脚上面束缚都解开之后,抱着毫无力气的冰蓝,走到了小树林的更里面。

  「骚人妖,屁眼里面还塞了这么多东西,大晚上出来,是不是等着别人轮奸?要不要我明天早上把你丢在公园门口,让你实现心愿?」

  「呜呜~~」

  冰蓝摇着头,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还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男人看着冰蓝的样子,肉棒早就硬起来了,又羞辱了几下之后,用力了拍了一下冰蓝的屁股,然后说道:

  「不想明天早上被更多人的操,就快快听我的话,不然……嘿嘿~」

  男人发出淫笑的声音,然后露出来的狰狞肉棒,在褪下了冰蓝透明的内裤之后,将肉棒插进了冰蓝还长着大口,等着肉棒进入的屁眼里面。

  「呜呜!?~?~……呜呜?!?!」

  冰蓝呻吟起来,男人并没有关掉冰蓝肉棒里面的马眼棒,让它一直开着,刺激着冰蓝的欲望,不过仅仅只是一根马眼棒,当然满足不了冰蓝,所以在屁眼里面的肉棒被拔出来了之后,冰蓝就体会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感——她想要肉棒插进来,狠狠地奸淫她。

  男人听着冰蓝虽然被口塞堵着了,但是依旧带着妩媚的呻吟声,肉棒更加充血发紫了一些,然后挺进冰蓝的屁眼里面,在紧窄的肉壁的包裹下,抽送起来。
  肉体淫靡的啪啪声,以及液体交织而飞溅的声音,让这一场强奸显得无比的淫靡,到后来,冰蓝更是主动地扭动起腰,迎合男人肉棒的进入。

  每一下抽插,都让冰蓝享受到了真正的男人的肉棒,不再是冰冷冷的,假阳具在她的身体里面驰骋了,虽然感觉上差距并不是太大,但是在心理上,冰蓝却逐渐开始走向了一个真正的M 奴。

  「被操的爽不爽,爽就点头。」

  男人虎躯一震,肉棒抽插的更加的快了起来,更加猛烈而迅疾的攻势,让冰蓝不住的点头,口中的呻吟更盛。

  终于,冰蓝忍不住肉棒的抽搐,身体在一阵强烈的痉挛之下,肉棒喷出了白色的精液,洒落在树林的地面上。

  男人的耐久力和坚挺程度也超过了冰蓝的想象,一直到冰蓝第二次高潮的时候,男人才将他滚烫的精液,全都射到了冰蓝的屁眼里面,而剩下的一点精液,男人摘下了冰蓝的口塞,让冰蓝为他舔干净。

  看着男人狰狞的肉棒,虽然软了下去,但也隐约可见刚刚战斗的激烈,冰蓝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将肉棒包裹在了口腔里面,用舌头去清理男人的肉棒。
  独属于男人的腥味和臭味,让冰蓝有些皱眉,而正因为这样的味道,让冰蓝感觉到了一种如同奴隶一样的体验,受虐的感觉,让她有些迷恋上了眼前的男人。
  在科学上讲,这算是一种心理,确实存在过。

  不过男人没有感觉到冰蓝心态的变化,只是一味地想要发泄欲望,虽然冰蓝是一个人妖,让她有些失望,不过冰蓝紧窄的屁眼,也让他体验到了和插一般的女人差不多的体验,甚至在事后的口交上面,冰蓝还胜过大多数女人给他带来的快感。

  男人低哼了一声,肉棒在冰蓝的嘴里面又开始膨胀起来,冰蓝这才意识到男人的恢复能力也是惊人的好。

  随着冰蓝惊呼一声,男人将冰蓝翻了过去,压在了身下,整个人像骑马一样将肉棒在冰蓝的屁眼里面驰骋。

  这回冰蓝在没有了口塞的束缚下,呻吟的声音便清晰地在男人的耳边回荡着:
  「啊啊~~……唔啊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啊啊!??~…………」

  冰蓝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灼热的肉棒,像是一根铁棍一样,捅进她柔软的身体,从未体验过被一个真正男人进入的冰蓝,此刻也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敏感的屁眼,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狰狞肉棒上面暴起的青筋,在与肉壁摩擦的时候,给冰蓝带来了更大的快感。

  更让冰蓝兴奋的快要疯了的是,男人一边抽插的同时,肉棒处的推蛋器还在随着冰蓝身体的扭动和颤动,从而不断地摩擦着冰蓝的肉棒。

  虽然没有带来像是屁眼被抽插的快感,但是却让冰蓝更加真切的体味到了被虐的滋味。

  她甚至有些不希望这样的淫戏停止下来,就让男人一直操她,无穷无尽。
  不过些许的理智,很快就将这样的念头抛开了,冰蓝稍微想要抗拒一下,就被男人猛烈的攻势杀了弃甲丢盔,又陷入了快感的天堂之中,无法自拔。

  「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呜啊?!?~」

  男人不断变换着进出的频率,让冰蓝体会到了一种高潮迭起的感觉,这是冰蓝在自慰的时候体验不到的,肉棒在兴奋之下不断地喷射出高潮的精华,让冰蓝全身上下更加的瘫软无力,任由男人蹂躏。

  第二次射在冰蓝的屁眼里面的时候,冰蓝已经昏死过去一次了,强烈的高潮让冰蓝此刻根本抬不起一根手指。

  男人看着冰蓝的疲态,露出了一阵淫笑,然后在冰蓝淫荡的屁眼里面,将内裤的假阳具堵了回去,然后将冰蓝那条情趣内裤套了上去。

  而冰蓝的原本被绳子束缚住的肉棒,在男人进入冰蓝身体的时候,就已经解开了,此刻又用有些笨拙的手法打了个结。

  不过虽然笨拙,但是带给冰蓝的摩擦却更大了,更别说身体里面淫具的遥控器都还在男人的手里,冰蓝裙下被淫液濡湿的两腿,还有湿润的性感带,都彰显了冰蓝的淫荡和方才的激烈。

  冰蓝看着男人,说道:

  「……上完之后,你可以走了吧?」

  「怎么,这么想我走?别急,先带我去你家玩玩,你家肯定有更多像这样的道具吧,当然,你也不能不答应,如果你不想被你看光你的身体的话。」

  男人淫笑着威胁冰蓝,手中的两个遥控器晃了晃,让冰蓝轻咬着牙,然后狠狠地点点头。

  不过这回,冰蓝就没有先前的恐惧和不安了,男人粗大的肉棒,让冰蓝潜意识里面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她没有拒绝男人到她家的要求。
  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左右了,公园里面依旧没什么人,冰蓝也穿着颇为保守的连衣裙,从外面看依旧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看着冰蓝挽着男人手臂的手不断地颤抖,就可以看出一些不对劲了——男人的右手插在口袋里面,不断地玩着两个遥控器,时高时低,让冰蓝刚开始的时候,差点软倒在地上。

  为了让自己不出丑,冰蓝只能靠男人的身体支撑着自己,防止本就有些瘫软的双腿,彻底的软倒下去。

  路上的行人也不是很多,看着冰蓝和男人的样子,都下意识的以为这是一对恩爱的夫妇,而并没有注意到冰蓝有些苍白的脸色,尽力的忍耐着快感,微夹着双腿的样子,在男人看来别有一番味道。

  不过所幸男人没有将假阳具的开关打开到最大,不然和假阳具联动的吸盘,就会将冰蓝的肉棒的形状整个暴露出来,到时候虽然是天黑,但是也有可能有人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出来了,那冰蓝面对的目光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冰蓝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潮,眉目含春,等到了男人车上的时候,冰蓝直接瘫倒在驾驶座旁边的座位上。

  男人看着冰蓝的淫态,欲火又升了起来,不过此刻地点不是很多,男人只能先将两个开关都打开到最大,然后将一个抱枕丢到冰蓝的身上,遮住了冰蓝的肉棒。

  冰蓝抱住抱枕,嘴中呻吟起来,在封闭的车厢里面格外的明显:

  「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屁眼里面的假阳具不断地做着活塞运动,让冰蓝品味着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车震,虽然不是真正的被人在车上插,但是却有一个男人坐在冰蓝的旁边,听着冰蓝的娇喘声,让冰蓝心中升起了无限的羞耻感。

  而男人听着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欲火难止,心中暗骂着小妖精,肉棒将裤子顶出了一个帐篷,只得空出一只手,将肉棒的位置向上扶正,不让它顶的难受。
  等到男人开到了冰蓝所指的方向,也就是冰蓝的家门口的时候,冰蓝座下的坐垫早就湿了一片了,透明的淫液混杂着冰蓝的精液,都留在坐垫上。

  不过男人也并不是有洁癖的人,更何况他此刻已经欲火难止了,他说道:
  「妈的,你家在哪里,过去操不死你。」

  冰蓝此刻已经是半清醒的状态了,听到男人的问话,然后本能的指了一个方向,告诉了男人是几栋之后,男人抱起了一脸淫态的冰蓝,朝着那栋楼走了过去。
  而一边走,男人的手一边在冰蓝的身体里面占便宜,冰蓝包括肉棒,还有两颗始终被推蛋器束缚着的玉蛋,都被男人蹂躏的一番,弄得冰蓝又是一阵淫叫。
  虽然是在大街上,但是现在依旧是凌晨四点左右,大多数人这个时候还处在睡眠阶段,反倒是现在人才是最少的。

  不过很快人就会多起来了,男人也没有打算和冰蓝在这里玩一场野战,在冰蓝的身上找到了钥匙之后,男人到了冰蓝的家里面,将门关上,钥匙丢在桌子上面。

  自己则是欲火难止的将冰蓝丢到了卧室的床上面,然后裤子一脱,将冰蓝的屁眼露出来,然后关掉了冰蓝身上的所有淫具,让冰蓝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然而惊醒过来,却感觉到屁眼被一根滚烫滚烫的肉棒戳了进去——男人庞大的肉棒,相较于之前在树林里面又稍微大了一点,让冰蓝的屁眼都有些容纳不下,痛楚让冰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很快,男人就在冰蓝的身体里面不断地抽送,一边抽送,一边用手拍着冰蓝的屁股,像是骑马一样,将冰蓝骑在身下,挥舞着「马鞭」,拍着冰蓝的屁股,让冰蓝脸不禁一红。

  臀部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不仅是痛并快乐着,还有莫名的羞耻感,从冰蓝心底升起。

  而冰蓝挺翘的臀部,拍起来格外有一番手感,让男人有些欲罢不能,于是一打就停不下来了,直到冰蓝的屁股通红,甚至还在男人的手下高潮了一次,男人才忍不住射了出来。

  精液进入了冰蓝的肠道深处,而男人在完事之后,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冰蓝,他说道:

  「还没呢,一路上忍了这么久,现在让你尝尝更好玩的。」

  说罢,男人将冰蓝摆在卧室最显目位置的淫具,挑了一件皮鞭拿在手上,然后甩着皮鞭,不断地落在冰蓝的屁股、被始终被推蛋器束缚的玉蛋上面。

  当男人将皮鞭落在冰蓝的玉蛋上面的时候,冰蓝就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长久时间被分离在外的玉蛋,早就是充血状态了,此刻一打,更是痛到眼泪都有些忍不住要流下来。

  「啊~~……不要打了~」

  冰蓝求饶道,不过男人可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停下来的打算,无情的皮鞭,落满了冰蓝每一处敏感部位——乳头、屁眼、肉棒、玉蛋、大腿内侧,都变得通红一片。

  冰蓝在床上不断地翻滚着,但始终没有要逃开了一丝,潜意识里面M 的一部分,让她竟然有些享受被打的过程。

  痛楚间杂着痛感,让冰蓝的肉棒变得更硬了,甚至有些发紫,男人看到这一幕,更是用力的抽向冰蓝的肉棒。

  剧烈的痛楚之下,冰蓝尖叫一声,精液都被抽的喷了出来,这一次的高潮远超过以往,让冰蓝整个人抽搐了半天,才逐渐缓过来。

  而男人的皮鞭可不会等冰蓝,冰蓝一边射精,男人的皮鞭一般打在了冰蓝的屁股上面,让屁股上也有些变紫了,不过还好,并没有打出血痕。

  等冰蓝连求饶都没力气的时候,男人放下手里面的皮鞭,继续挺枪上阵,看着冰蓝同样被重点关注的屁眼,此刻已经是通红一片,一碰都会让冰蓝惨叫一会儿。

  然后肉棒用力一捅,整根没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男人的抽插,还有男人粗糙的手,和冰蓝屁股清脆的拍击声,冰蓝痛的不断地淫叫着,身体来回的扭动,试图脱离男人的肉棒。

  然而这一切都是无用功,男人见冰蓝想要挣脱开,用力的一拍,剧烈的痛楚将冰蓝一下子淹没过去,无力的软倒在男人身上。

  稍一有力气,就被男人用同样的方法,折磨的毫无反抗之力,等冰蓝不知多少次高潮的时候,男人才射出了第二次。

  一晚上射了四次,男人也有些疲倦了,不过看了看倒在床上,不断娇喘着的冰蓝,男人觉得不能让冰蓝这么享受,于是将冰蓝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面。
  然后像是大人打小孩屁股一样,将冰蓝的裙子撩起来,手用力的挥着,清脆的声音,还有柔软的手感,都让男人有些不舍得离开冰蓝的身体。

  男人不断地拍着,冰蓝也没有停止过惨叫,虽然叫到后来,声音都有些哑了,但是男人一直没有停下来,等到男人自己手都拍的有些痛的时候,男人就将有些昏死过去的冰蓝丢到床上,把一根巨大的假阳具插进冰蓝的屁眼里面,开到最大。
  之后,看着冰蓝房间里面摆的一些淫具,拿了一些,都用在了冰蓝的身上,于是离开了这里。

  …………

  等到冰蓝清醒过来的时候,冰蓝发现自己的屁眼里面正在剧烈运作的假阳具,还在不断奸淫着她红肿不堪的屁眼的时候,冰蓝刚想伸手将假阳具拿出来,可是发现自己正在被捆绑着。

  还是驷马倒蹄状的捆绑!

  意味着冰蓝不能自己解开它,而且不仅是自己四肢被捆绑了起来,肉棒还被五花大绑着——茎身,玉蛋,都被绑在了床头的柱子上面。

  如果冰蓝想要移动的话,就要忍受着肉棒被剧烈拉扯的痛楚。

  惟一的方法,就是冰蓝面前的一部手机了,距离冰蓝并不远,只要稍微向前挪一点,就能用牙齿咬回来。

  冰蓝费尽了千辛万苦,将手机用脸不断地触屏,试密码解开了之后,然后看着上面只有1 %的电,而且现在还显示准备关机,冰蓝不由得有些绝望。
  大声的呼喊,发现整个房子里面并没有人,连男人都走了之后,冰蓝更加的绝望起来。

  「那岂不是,还要被那个男人玩?」

  冰蓝这样想道,男人离开的时候肯定带走了钥匙,此刻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而等他回来的时候,冰蓝肯定又要被蹂躏一次。

  想起自己的屁眼和肉棒此刻都是红肿和被摧残的状态,冰蓝心中就有些抗拒,但是想尽办法,都没有能解决现在的困境的办法,只能有些绝望的等着男人的到来。

  果不其然,男人带来更多的淫具回来,然后在冰蓝的身上发泄了一次又一次之后,干脆就把冰蓝丢到了角落里面,每天给她吃一定的食物,剩下的时间都是与淫具作伴,高潮迭起。

  到了后来呢,男人学了各种SM的玩法,将冰蓝调教成性奴、母狗、肉便器等等,冰蓝的肉棒也不断地被男人玩弄,男人甚至还用虫子进入冰蓝的尿道里面,让冰蓝痒了整整一天,中途自然也高潮了无数次。

  屁眼也少不了男人的开发,在屁眼口滴蜡,将鱼塞进去,夹着黄瓜、精液等等异物上街,去外面玩暴露play.

  冰蓝就在这样的生活之中,最终成了男人专属的性奴,和男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洞房夜的时候,冰蓝还被红色的绸缎绑成了一个M 字开腿的姿势,然后一边被限制射精,穿上了一个束缚肉棒的贞操带之外,另外还被男人不断地刺激屁眼,让冰蓝感受快感的时候,又无法释放出来,折磨了一个晚上,等到早上冰蓝已经欲火焚身的时候,再将冰蓝五花大绑起来,让冰蓝无法自慰,等到第二天晚上,冰蓝在为男人口交,舔干净脚趾之后,才在男人的允许下高潮了一夜。

  之后的生活,自然是春意无边,冰蓝也无比享受这样的性奴生活,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抖M ,和男人生活在一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