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防屏蔽网址最新发布。《点击获取》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信誉保证金,资金雄厚、团队打造、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她的隐藏属性】(08)【作者:漂流瓶】

字数:6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沙浴(下)

  喘息片刻,我得意地对陷在U型枕里的真儿说:「一比零。」

  「啊!你——」听到我的声音,真儿短促的惊叫,张大嘴回过头来,甩乱了紮好的头发。

  「没有别人。」我轻抚真儿的后背,消除她的慌张。

  确认过眼神,屋里只有两个人,真儿用U型枕挡住自己的脸,用我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

  「我要是告诉你,你会这么快高潮吗?」我一刀刺向要害。

  「变态!」真儿向下挪动U型枕,我看到她迷离的眼神。

  「我要是变态,就应该让大叔留下,看着她怎么蹂躏你的屁股。」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变态呢。

  「你够了,我不听我不听。」真儿把U型枕扔向我,捂住耳朵,孩子般地摇着头。「别晃了,我要晕了」我的眼球追踪着她的发丝,一时无法对焦。

  真儿脑中有盏灯泡被点亮,停下来问我:「那个大叔什么时候走的?」
  我顿了一下,编了个她容易接受的时间点:「我醒的时候发现他在倒精油,看到你只穿了内裤,我就让他滚蛋了,这是属?我的,怎么能便宜了那老头。」
  我拍拍她沾满精油的屁股,抓上一把,滑腻的臀肉从指尖溜走。在追求刺激的性爱这条路上,我并不急於求成,一步一步稳紮稳打推动进展。

  「那要是被别人摸了,你怎么办?」真儿翻过身来,把我的手压在身下,仿佛在试探我的底线。

  我心里想着:「那我就静静地看着他摸啊。」嘴上却说:「那我就去摸他女朋友。」

  「你敢!」真儿抓住我的手腕,就像我要去摸别人似的。

  隔壁的房门被拉开,门外传来马渤的声音:「都差不多了吧,咱们去温泉里泡泡。」

  我跟真儿看向彼此狼藉的下体,慌张地站起来整理自己。我还好办,把内裤前后掉个个就能凑合穿,真儿就没办法了,只能把浴袍捆得严严实实,不让别人看出异样。

  打开门,其他四人都站在走廊里。王桐手托着下巴,眯着眼睛说:「磨磨蹭蹭的,这就开始了?」他的思想永远这么猥琐,不过他是对的。

  「去你妈的,睡着了。」我用嚣张掩饰恐慌。

  一行六人走回更衣室,「咱们先换上泳衣,然后去那边泡温泉。」马渤以前来过几次,我们全靠他带路。

  真儿扯了扯我的袖子,小声对我说:「我没有泳衣。」

  「我给你准备好了,等我回车上取。」我还记得漂流瓶里的聊天记录,按照那个人的说法买了套死库水。一方面是我认为她这年龄跟身材能穿出女子高生的气质,另一方面也是在暗示她我发现了漂流瓶的秘密,希望她有所收敛。

  「我也去车里拿泳衣,真真你先换衣服吧,一会我给你带回来。」娜姐走到我身边,要跟我一起去停车场。真儿想着尽快处理下身的狼藉,同意了这不合逻辑的提议,明明她自己可以跟我去取的。

  走到他们听不见的地方,我问娜姐:「姐,你又想干什么?」

  「想干你啊。」娜姐说完摸向我的裤裆,「啊~ 还真不老实。」从内裤溢出的精液弄髒了她的手。

  骨子里散发出的浪让我想就地将她扒个精光,不过良知让我维持着理智,毕竟她是马渤的女朋友。

  娜姐用我的浴袍擦乾手上的精液:「要不要再玩的大一点?」

  「算了吧,她还小。」我认为娜姐说的是交换游戏,可我现在还没准备好看到真儿被其他男人插入。

  「这你说的算么?」娜姐意味深长的问我。

  「我说的不算谁说的算?」她这么说我有点恼火,我还hold不住她一个学生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娜姐拿着自己和真儿的泳衣走回更衣室。

  少了浴袍的遮蔽,男生按体重分成两个阵营:马渤和王桐是重量级,我跟何斌属?轻量级。

  「你是不又胖了,马渤是老闆胖就胖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我揶揄起王桐。

  「不就是肚子大了点吗,来咱们比比。」王桐伸出胳膊,跟我差不多,腰围却比我粗上两圈。

  「操,我这是壮,我要是像何斌那样瘦成狗,还鸡巴怎么骂工人。」马渤一米八五的个子,虎背熊腰,再加上最近剃了个寸头,在工地里可以横着走。
  「汉廷你还说他呢,你最近也有发胖的迹象,肋骨都看不见了。」何斌抬起我的胳膊,指着我的肋骨。

  我张开口,话卡在嘴边,因为真儿和娜姐出来了。

  真儿上身一件蓝白配色的短袖体操服,将将盖过胸口,巧妙地掩饰了胸前的小巧。从背后看过去下身是正常的三角裤,身前大不一样,低腰的设计距离阴毛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平坦的腹部白的晃眼睛。

  相比真儿的保守,娜姐的穿着要火辣的多。她走到我们面前,主动转了个圈,炫耀自己的身材。后背光秃秃的只有一根带子,屁股上的巴掌大的布料快要勒进肉里。转到前面,翡翠绿的棉线编织出一件连身泳衣,稀疏的走线让娜姐的曲线显露无疑,只在三点部位有衬垫遮挡。她的身材实在过於爆炸,乳房已经从衬垫边缘溢了出来。

  泉水卷走泥沙,洗净身上的疲乏。我一直提防着娜姐,尤其是在那池乳白的热汤里,但她在泡温泉的过程中并没有动什么手脚,我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泡完温泉,饥肠辘辘的几个人来到自助餐厅。「我饿了,要吃肉。」真儿坐在那里,对去拿食物的我喊到,我把这供应的每份肉菜都夹了一点,端到真儿面前:「你坐在这不要动,我去给你拿几个橘子……味的甜点。」真儿盯着盘子里的肉,头都不抬的说:「你去吧。」

  当我再次回来,桌面上只剩一个盘子,尼玛我的肉呢?真儿眼巴巴的看着我手里的甜点,「不行,你想吃什么自己去夹,我也饿了。」我用手护住盘子。
  「小气。」真儿抹了抹嘴,起身觅食去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吃?」不一会的功夫,真儿面前就摞起四五个盘子。

  「以前不是注意形象么?」她嘴里塞着东西,含糊地回答我。

  「现在就不用注意了?」

  「形象是什么?能吃么?」说完又往嘴里送了一勺冰激淩. 那一刻,我竟开始计算以后养她的成本,打住!好像有点太早了。

  吃完晚饭,马渤提到这还有个小放映室,我们可以去看个电影,王桐和何斌两个单身狗拒绝了邀请,估计是去大保健了,只剩我们四人走到放映室门前。
  推开厚重的隔音门,眼前是八张电动沙发,前后两排各四个,酒红色的真皮被打理到看不出使用的痕迹,另一头,投影幕布覆盖整面墙壁。我走到前排最里面靠墙的位置,真儿自然是坐在我旁边,马渤选择靠门坐下,把真儿旁边的沙发留给去选片的娜姐。

  娜姐推开门走了进来,「选完了,开始吧。」她走到空位,躺下时皮肤与皮革的摩擦声有些刺耳。

  灯光逐渐暗淡,投影幕布亮了起来。狭窄的街道,一辆载有几名军官的车向镜头前驶来,站在车头的军官用意大利语向道路两旁的居民喊话。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莫妮卡贝鲁奇是在黑客帝国里,青春期的我就像十三岁的雷纳多一样为那丰韵的身躯癡迷,上网查询她的作品,全部指向西西里的美丽。那时的我没法理解导演的深意,只是一次又一次消耗纸巾。

  长大后,我读出不一样的信息,开头在放大镜下被烧死的蚂蚁,正暗示玛莲娜的结局;她胸前的十字架,是在诉说对丈夫的专一。

  玛莲娜走在路上,全城的男人都为之侧目,女人则因此迁怒,她的丈夫在战场坠入坟墓,只能被迫接受律师的淩辱,失去信仰的雷纳多找到神父,寻求精神上的呵护。后来,玛莲娜剪掉长发,变成人们口中的淫娃,雷纳多自认为已经长大,去妓院面对内心的挣扎。

  我们四个都投入到剧情中,几乎没有言语交流。屏幕上的玛莲娜除去雷纳多的衣衫,即将为他完成成人礼。我看一眼真儿,两脚呈内八字,大腿并拢,没留一丝缝隙。再看真儿身旁的玛莲娜……她人呢?仔细一看才发现娜姐竟爬到马渤身上,浴袍下的两人纠缠在一起。

  本来这电影就挑逗着人的欲火,再看到身旁这一幕,我也有点精虫上脑,去他妈的,还管那么多干嘛。

  我推推真儿,提示她身边有更好看的剧情。真儿转过头去,一下子愣住了。
  我趁她还没回过神来,爬上她的沙发。身上的压力使真儿回过神来,看到是我压在她身上,拼命摇着头,用手抵住我的胸膛,阻止我下一步行动。

  我不会轻易放过她,凭藉力量想要击溃真儿的阻挡。我们在沙发上较劲,皮革的摩擦声传到娜姐耳朵里,她给我一个邪恶的微笑,身下的马渤看起来对这一幕习以为常,压根没看我这方向,闭着眼睛享受着娜姐的丰乳肥臀。

  我暂停对真儿的侵犯,关心起旁边的动态,真儿想看又不好意思,扯着我的浴袍挡住脸,露出眼睛暗中观察。

  两名观众让娜姐的表演更加投入,她解开浴袍扔在了地上,沉甸甸的巨乳映入眼帘,原来刚才吃自助餐的时候她一直都是真空,难怪胸前一直抖来抖去的。
  她下身穿着跟真儿同款的一次性四角裤,没过几秒,四角裤也脱离了它的岗位,娜姐轻轻一抛,扔到真儿的脸上。

  「唔……」真儿把内裤甩到一旁,看她被内裤糊了一脸,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还没等我笑完,另一条内裤也丢到我的脸上,不用想也知道是马渤的,真他妈噁心。

  我也扒下自己的纸内裤,朝娜姐丢过去,可惜没丢中。不服气的我又去扒真儿的内衣,想再来一发,但她紧紧抓住不肯松手,在男友的朋友面前裸露身体对她来说还是没法接受。

  另一边,娜姐跪到地毯上,吮吸起马渤的阴茎。真枪实弹的表演让真儿忘记了防禦,我悄悄拨开内裤,从侧面把作案工具伸了进去,不费力气地一插到底。
  「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真儿一声呻吟,身子软了下去。娜姐对我竖了个大拇指,我的插入正合她意,她起身将马渤的肉棒吸入体内,嘴里感觉少了点什么,抓起马渤的手放在嘴里。我学着她的动作,食指和中指穿越双唇,勾住真儿的下牙床,霎那间有一种抓住胯下这批烈马的韁绳的感觉,抽插也变得更加有力。
  看我学她的动作,娜姐玩的更起劲了,开始她的淫语play:「老公你的大鸡巴操死我了。」

  本来视觉上的刺激已经让真儿无法招架,这下听觉加入战局,真儿的身体已经不属?她自己了,成为欲望的奴隶,嘴张成我拳头大,又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一束强光从门口射入房间,有人进来了!

  「你们看完——」话音戛然而止,推门进来的是王桐跟何斌。门口的娜姐被他俩看了个精光,我跟真儿在里面,再加上没脱浴袍,保留了仅有的一分隐私。
  「你们也太会玩了。」王桐一脸淫笑,「行了行了,走吧。」身后的何斌将他拉走,把门关好。

  我的心一阵狂跳,下体更加膨胀,不,是真儿的阴道收紧了。无处埋藏的羞耻感转换为生物电,刺激着真儿的中枢神经,大脑传递信号到生殖器官,她高潮了,向上挺着身子,让我的肉棒更加深入,以获得更强的快感。

  早些时候在车上,一大股精液就已经蓄势待发,现在被她这么一搞,我再也忍不住了,可我又必须忍住,因为没带套。这需要钢铁般的意志,我做到了,在射精前拔了出来。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五股,我足足喷出五股浓稠的液体,真儿的小腹、阴唇、会阴都没有倖免。

  达到高潮之后,我迅速进入了贤者模式,只想着抱着真儿静静的躺一会,没心思再看旁边的娜姐跟马渤……

  从放映室出来,没看见王桐跟何斌的影子,气氛也有些尴尬,我们便各自回到房间。真儿伸了个懒腰,今天三次高潮使她腰酸背痛。我从身后抱住真儿:「来吧,你还欠我一次呢。」我的赌局还没有结束,比分停留在二比零。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真儿假装睡着了,把全身的重量靠在我的身上。

  「我说现在要上你。」我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床上,真儿用被子蒙住自己,我没理她,去裤兜里掏出个宝贝。

  好奇我怎么没了动静,真儿从被里伸出头,只见我拿着一个小盒子站在床前:「Nars高潮腮红瞭解一下。」

  「你这是作弊,不能算数。」真儿抢过盒子,又猫进被子。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假装伸手去掀被子。

  「别……不要……你别扒我衣服……算你赢了还不行吗?」这时我才停止动作,好险,我现在也是强弩之末,再来一次怕是站都站不直了。

  我抱着胳膊:「你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又有什么变态的想法?」真儿坐了起来。

  「我想让你在约会的时候穿着我挑的衣服,不过现在还没选好。」我摸摸下巴,「这样吧,就定在下个月你过生日的时候,我给你挑一身怎么样。」

  「太变态的我可不穿。」真儿皱着眉头。「我的审美你还不放心吗,你看我找女朋友找的这么好,选衣服眼光不会差的。」我想起另一件事,走到门口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记本,装模作样的敲了几下键盘:「真,你来登录下你的QQ,我登不上自己的,不知道是网络的问题还是密码记错了。」

  真儿接过电脑,输入自己的QQ号和密码:「你肯定是按错密码了,我都能上去。」

  「是吗,我再试试,哦,可以了。」QQ密码get!「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我公司有点事要处理。」

  她累了,三两分钟就睡了过去,还发出轻微的鼾声。我也很累,大脑却依然保持兴奋。手指颤抖着输入刚才程序记录下的密码,输了三次才按对。打开她的QQ邮箱,找到漂流瓶,空空如也。

  她删除了?这样也好,那天一定是她无聊才玩这个,说不定是第二天睡醒就删了呢,我想了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又试着登录QQ客户端,不行,新设备需要在手机上解锁。算了,今天就到这吧,合上电脑,把身体交给睡眠……

  之后我没有停止对她的监视,每晚下班回家都会例行公事的登录看看。直到第五天,幽灵重新出现了。

  「好久不见。」是对方先打的招呼,时间是今天淩晨。

  「卧槽你怎么知道我在。」真儿跟我在一起从来没说过髒话,这是最真实的她么。「我就是知道啊。」

  「我都删了,微信啥的……」什么?他们还加了微信?

  「可我们从来就没加过微信。哼哼,还有别人吧。」还不止他一个人?
  「没有……」

  「你不承认就算了,最近怎么样?」你倒是追问到底啊,我还想知道答案呢。
  「看了个电影我觉得不错,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你看过没有。」真儿对这电影印象深刻。

  「看过,挺经典的,但我们的角度可能不一样。」

  「什么角度?」

  「男人的角度啊,看的是女主角的奶子。」

  「呵呵呵呵,你渴望奶子是吗。」真儿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那人的资料中多了张图片,一只狗露出左半边脸,旁边写着:「你,渴望力量吗。」底下一只猫露出右半边脸,「不,我渴望奶子。」

  「青春期男生都这样,幻想对象上到八十下到十八。你说说电影哪点打动你了。」

  「就是觉得女主很不容易啊,丈夫不在,父亲也去世了,一个人面对生活。」
  「你怎么看她去妓院当妓女?」

  「我觉得……她也会有欲望,还得赚钱维持生活,也只能这样了。」真儿为玛莲娜做着辩护。「那你有欲望怎么办?」

  「我有男朋友。」

  「总有不在一起的时候。」

  「嗯,前两天十一放假就是。」

  「然后你就加了别人的微信?说吧,是语音还是文字?你高潮了几次?」我这清纯的女友会跟别人文爱?不可能的。

  「你滚滚滚,我没有。」

  「你怎么如此粗鲁。」

  「??明明是很娇羞的语气。」你妈的还打情骂俏上了。

  「哈哈哈,你不承认拉倒,反正答案在你心里。」

  「我男朋友最近喜欢把手指放我嘴里是什么鬼?」真儿绕开了话题,我哪有喜欢把手指放她嘴里了?明明就那天一次。

  「手指放你嘴里?你喜欢口交么?」

  「不喜欢,觉得髒. 」

  「所以他是在训练你,让你先适应手指,以后就能适应屌了。」看到这我笑了出来,这什么狗屁逻辑。

  「什么鬼,那我也不喜欢。」

  「困了,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说。」

  「文字和语音哪个爽一点。」

  「cnm」她还会骂三字经,真想亲耳听她说出来,「不过……」真儿欲言又止。

  「还有意外收穫吗,你说。」

  「我体育课选的健美,其实就是在健身房里健健身,有个同学跟我前男友一个寝室的也选了这课。」

  「然后呢?」我也急着知道,然后呢?

  「他总藉口帮我做动作,扶着我的腰啥的,昨天快下课还要给我放松大腿。」
  难怪她之前会试探我,有必要找一堂课去一探究竟。

  「你让他摸了么。」

  「不知道怎么拒绝啊,卧槽。」

  「但你很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吃豆腐,是不是?」

  「emmm……」

  「你觉得这算不算背叛?」

  「不是已经最后一题了,怎么还问?」

  「这是附加题,老实回答。」

  「不算……吧,我又没做什么。」真儿你是不是傻,他让你回答你就回答?
  「那怎么才算背叛呢?」

  「应该是我主动勾引他才算。」

  「记住你自己的回答,我睡了,晚安。」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