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防屏蔽网址最新发布。《点击获取》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信誉保证金,资金雄厚、团队打造、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同人仿写之作】【作者:angelbeats】

字数:58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金正坐在电脑前霹雳啪啦的码字,他是职业网络写手,某点的大神之一。
  他的书很受欢迎,现在剧情接近尾声,他想要给他的书一个漂漂亮亮的结局,以此完美收官。

  但灵感这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枯竭的时候他会顺势停笔,等有了什么好的想法在动笔创作,他是大神,时不时的停笔虽会有所影响,但只要他能在之后拿出好的章节,读者们的支持也当然是一如既往。

  金正有个习惯——当他的小说写不下去时,他会写些黄文,按他的说法就是保证不会因为几天不写文就手生。于此同时这个也是找灵感的一种方式——写黄文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不错的灵感闪现。

  「吃饭了,阿正」

  抬头看向房门,随着声音他的妻子走进房间,她叫武诗诗,他的青梅竹马,一个美女,姿色天然、占尽风流、一貌倾城、般般入画这些用在她身上毫不为过,时间在她身上几乎凝固,与金正同岁的她看上去却仍然犹如二八佳人般靓丽如初。
  反观金正他自己,常年的码字生涯,使得他略微发福、华发早生,额头和眼角更是悄悄爬上了皱纹,不过25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35岁的大叔一样。
  若是两人结伴出游,怕是会被当成是父女吧?看着风姿依旧的发妻,金正有些感叹——但是没办法,男人就是要赚钱养家才是。

  然而他选的这条路却不是那么好走的,网络写手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当:不过几年的时间他就患上了电脑病,头晕、头痛、疲劳、失眠是家常便饭,而噩梦、记忆力减退、情绪低落才是最让金正难受的——这会影响他的更新。

  「正,吃完饭再写吧。」武诗诗又唤了一声。

  「嗯,好。最后一行字,马上好了。」金正转头噼里啪啦的打完最后几行,抬头看着发妻略显担忧的脸,爽朗的轻笑道:「没事没事,写完这本书,我就停一段时间,一来放松一下,二来也好好的陪陪你。」说着金正神色略略变得猥琐:「说实在的,我最近也好久没和你……嘿嘿,要不咱也要个孩子吧?」

  武诗诗两颊绯红:「……这种事,晚上再说,先吃饭啦。」扭头急匆匆逃难般走了出去。

  金正轻笑一声,直起了身子又伸了个懒腰,他抬脚朝着餐厅走去。

  有时,金正觉得自家的老婆太不经玩笑,从认识她起便是这样,略略撩拨就娇羞的不行,观念也相当保守,连身子都真的是挨到婚后破的,在床上更是没有什么花样,一声也不吭的拼命忍耐,仿佛叫出来是天大的罪过一般,身体也僵硬的很,若非她真的很敏感,略略做一做就会上天,那艹起来就真的跟尸体没啥两样。

  当然这也只是金正私下里的腹诽,他们还是很恩爱的。

  餐厅,武诗诗已经备好了饭菜,金正走过去,唿的听到一些响动,离得不远,应该就在隔壁。「对了,你知道隔壁怎么了?今天吵了一上午了,害我心浮气躁没码几个字,也就到饭点消停了会。」饭桌上金正随口问起。

  「哦,隔壁的邻居换人了,今天应该是在搬家吧?」武诗诗回道:「忍忍吧,不会一直吵下去的,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正好歇一歇。」

  金正正待回应,就听到有人叫门,「呯呯呯」「有人吗?我是你家邻居,今天刚搬来,我准备了一些礼物作为见面礼。」

  「看来应该是新的邻居先生呢,还真是……」人妻困扰的笑道「我稍稍的接待一下,阿正先吃吧。」

  金正放下筷子:「不,一起去吧稳妥一些,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两人打开房门,门口是一身休闲装的年轻人,他微笑的扶了扶眼镜……?
----------------------------------------闪光---------------------------------------

  ……门口是一身休闲装的少年,他微笑着递上包装的很精美的礼物:「大哥大姐中午好,这是我准备好的礼物,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我叫程明,你们的新邻居,希望日后相处愉快。」

  刚刚貌似被什么闪了一下?金正有些不太确定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没等他多想,武诗诗就做了个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

  她朝那个叫程明的少年到了一声谢谢之后,接着竟然紧紧地搂住程明,直接吻了上去。

  金正目瞪口呆,刚想阻止,却又忽然意识到这很正常,对于送来见面礼的新邻居,【女主人以舌吻的方式表示感谢】这是常识啊,对不对……?

  「唔……唔……唔……」突然被吻的邻居手舞足蹈的不知所措,金正看着眼前的一幕一种说不出的不真实感让他很疑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诗诗她貌似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和他吻过呢。

  约莫三分钟后,武诗诗才算松开程明,说到:「程明是吗?谢谢你的礼物哦,我叫武诗诗,这是我外人金正。」

  「唔,诗诗姐还真是热情呢我刚才以为要窒息了呢,但这样好吗?明明诗诗姐的老公就在一旁看着呢。」程明喘着粗气神色古怪的问道。

  「这不是很正常嘛?对于送来见面礼的新邻居,【女主人以舌吻的方式表示感谢】这是不是常识吗?」金正有些奇怪的反问道?一切都很正常,不是吗……??
  「啊,是常识吗?不好意思啊,我不怎么跟外界接触所以就连很多常识也不是很清楚呢。」程明貌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金正微微皱眉,对于程明,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且不提那先天就让他下意识排斥的萦绕在程明身上的失真感,但就是程明连一些社交常识都大惊小怪般的无知就让他觉得这是个相当没教养的家伙。

  「对了程明,你吃过午饭没?」正当金正准备将这小子打发走时,武诗诗突然问道,「你新搬家大概忙了一上午吧?应该没有做午饭吧,不如来我家吃顿便饭,也就添一副碗筷的事情?」

  「这个……还真是这样,原本我准备去馆子里搓一顿的……那就打扰了。」程明竟还答应了。

  金正暗地里摇摇头,连客套都听不出来吗?罢了一顿午饭而已,吃完了就打发他走,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好了。

  「客气啥,当这里是自家就可以了」金正勉强挤了点笑容出来,客套了一句,把程明迎进了家门。

  呃,又是这股感觉?金正呆呆的坐在程明的对面颇有些食不下咽,自己的妻子武诗诗钻到了桌子低下噗呲有声的吞咽的什么,结合程明那一脸舒爽兼胃口大开的情行,傻子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客人吃饭时女主人为其口交】,这是理所因当的常识啊?为何我会这么想揍他一顿?不,不对,不是一顿而是两……或者三顿?

  另外,老婆她……貌似从来都没为我口交过。金正忽然发现他很羡慕程明,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丝异样甩出脑海,这只是餐桌上必须遵守的礼仪而已……诗诗她没有出轨,只是因为礼仪所以才吮吸套弄程明的肉棒,她只是把程明的精液吸出来然后喝掉而已,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很正常……

  「哦,哦哦哦,我要射了,诗诗姐!」沉思中的金正被对面的声音惊醒。但见程明一脸舒爽的瘫软在椅子上,而自己的妻子一边起身,一边将嘴边的残精刮入嘴中吃掉:「程明你吃完了?那该我了。」说罢,武诗诗伸进裙子里,拨开内裤搓了搓程明那未软下来的大肉棒插入了自己的体内。

  「嗯~ 好舒服~ 这么爽的还是第一次~ 」

  武诗诗呻吟着一边上下挺动着,一边开始吃饭。

  另一边,金正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觉得心中有一股欲喷薄而出的邪火不得发泄,但仔细去找却又好像不存在般根本找不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全都很正常,因为【客人用餐完毕,女主人应该一边与客人性交一边开始用餐】这是社交常识,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但这股隐隐约约的怒火,和着撕心裂肺般的心痛又是怎么回事?!总觉得隐隐约约的好像哪里不对……但到底哪里不对??!我到底怎么了???!

  「程明,你的好大,刚刚就把姐姐的嘴巴塞得满满的,现在又把老师的骚穴塞得好满~ 」

  耳边充斥着发妻的浪叫声,金正看的出来,自己的老婆真的在享受着性交的快感,那副满足的表情是金正从来没见到过的。

  「啊嗯……唔……肉棒好大……草地肉穴好舒服……不行了……肉穴要变成大肉棒的形状了……要被程明的大肉俘虏了……要变成程明的性奴隶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金正看着自己的发妻被程明操的胡言乱语、口水肆溢,始终觉得有哪里搞错了。【客人吃饭时女主人为其口交】,这是常识,【客人用餐完毕,女主人应该一边与客人性交一边开始用餐】,这也是常识,而老婆现在这股子投入的状态这是因为【执行社交的礼仪时,应当全身心投入,不会有任何顾忌】。好像哪里都很正常……到底是哪里不对……?!!!

  「唔,不行……嗯嗯嗯……等等……程明,慢点……我要高潮了……现在还不能……要一起……哦哦哦……哦哦哦……不行……不……」

  金正看着眼前的一幕,浑身颤抖、气血上涌,脸色涨红,脑子里一片混乱又好似一片空白……

  「噫!!!……去了……被大肉棒插到高潮了……明明应该一起去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金正混乱的大脑一片混沌,他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诗诗姐……对不起……你的搔穴太舒服了……我忍不住了……」程明喘着粗气,拼命揉捏着武诗诗的美乳,下身狠命的猛顶,疯狂的犹如一只猛虎。
  ……哪里!!金正觉得自己喘的有点厉害,双目胀痛,想要眨眨眼睛,身体却又好像拒绝执行命令一般无法行动。

  「等一……程……噫!!!……我还没吃完……哦哦哦……又要……等……唔!!!……不要……我们要一……嗯啊!!!……」

  看着突然发威的程明,诗诗她不一会工夫就被搞得高潮迭起、涕泪横流,手中的饭碗跌落也在地上摔得粉碎,他知道的老婆她本就是相当敏感的体质,这个程明看着也不是什么菜鸡,所以把自家老婆搞的吐着舌头、翻着白眼瘫软他怀里任其蹂躏也在情理之中。

  「哦哦哦……老师,我要射了!」不久后程明拔出肉棒射在了有些神智不清的武诗诗身上。

  「……」……!!!

  哼,金正暗自冷哼了一声,在看到自家老婆从来也没露出过的阿黑颜之后,内心的心痛与邪火仿佛被引爆了一般,他总算是想明白了,到底哪里不对劲……
  「程明,你好像真的对于一些常识性的社交礼仪一无所知的样子,就连射精时必须要进行内射这样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一样,你要知道在进行社交时不再女方体内射精这是一种严重的道德行为问题,一种当代人必须重视的问题。」金正扶了扶眼镜,紧盯着舒爽的瘫软下来的程明,他的语气严肃。

  「呃,是这样吗?这个我不知道,而且这真的射进去的话,有可能会怀孕的吧?这好像有点……」程明的表现看起来有点吃惊。

  「这不是怀不怀孕的问题,这是你的礼仪道德问题,我希望你分清主次和轻重!」金正打断了程明的话语,双手撑着桌子,起身厉声大喝道:「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这是管仲说的话,说的是国,但放到个人身上同样适用!礼义廉耻是一种道德标准、行为规范,在古人看来,与法相比,它们比法要重要。其实,在今天看来,它们存在的现实意义也不可小觑!!法律的目的在于打击犯罪,这是一种强制性的矫正措施。但是,打击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根本问题的解决还是有赖于『礼义廉耻』这样基本的道德规范得到普遍的认同。我们需要这样一套价值观来教化、塑造人们的内心秩序,当人的内心世界被梳理的井然有序的时候,他们的外在行为也就会随之得到有效的规范,社会治理的任务也才能从根本上完成。而法律却主要规范人们的外在行为,从这点来讲,法律需要一套得到普遍推广的道德标准来辅助它完成治理社会的任务。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这样一套在内心就得到认可的道德标准!!!」

  看着貌似被震慑到的程明,金正缓缓落座,语气转为平和诚恳:「当今社会,各种诱惑渐渐蒙蔽我们的双眼。正是因为日渐扭曲的是非观,初次见面的舌吻礼做的马马虎虎、用餐之是应当内射是不内射。因为不知何知为」耻「的虚荣心,才会无知的认为自己的行为可以蒙混过关,因为不理解」义「的宽厚博爱,才会置自己十几亿精虫的生命如草芥,就为了少花点功夫,多少朋友因为社交礼仪的松弛而反目成仇,这一个个悲剧看得人触目惊心。我们不能仅有光鲜的外表,而让荒芜的内心一直空荡。北宋欧阳修说,礼仪,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

  「没有错哦,社交礼节没有做好,面临的很可能是社会的抹杀哦~ 」强撑这痉挛的身体做着事后清洁的武诗诗抬起头揉揉一笑道:「而且你为什么要考虑怀孕的问题呢?真怀上了生下来不就好了,我们夫妻自然会抚养她长大的,你不用为此操任何的心思不是吗?」

  「我再用一句比较粗鄙的话来加深你的印象好了,」金正再次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心道这也是我心里最?不能忍的:「我老婆怀孕管你?屁事?!!」
  金正看着沉默的思索着的程明,一时间周遭只剩下的武诗诗清洁时发出的些许身音。『这小子到是听得进劝』金正暗自想到,『孺子可教,希望对他有所帮助吧……嘿,我倒是有点儿喜欢他了』「我知道了,我很抱歉」程明低着头,金正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看他微微颤抖的身体他就知道小伙子真的听进去了,想来是歉疚的有点儿忍不住所以哭出来了?

  「以前我没关心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很多事不懂,听了大哥的一席话我知道自己其实错的很离谱,我保证我会努力去学习这方面的姿势,大哥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程明抬起头表情略微有些扭曲,看起来他心里确实是不太好受,不过刚才竟然没有哭?这到是让金正高看了他一眼——男儿有泪不轻弹嘛。

  「说罢,什么事?能帮的尽量帮,邻里之间,理当互帮互助。」金正回应道,现在的金正觉得这小子还是可以试着处处的,至少没什么恶劣的品行,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并且也愿意进行改正,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能帮就尽量帮吧。
  「大哥,我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我一个人住,而且刚搬来,不认识什么人,而且身边也没什么钱,所以能不能让诗诗姐来教导我的社交礼仪?」
  「哦,我当是什么大事,不过小事一桩罢了……」金正第三次扶了扶自己的眼睛,话到嘴边,但他却好似怎么也开不了口一般,总觉得哪里不妥?

  怎么会有种答应了的话会永远失去什么最最宝贵、珍视的东西一样的感觉?最终他看向他的青梅竹马、结发之妻、执手偕老的武诗诗:「亲爱的,你觉得呢?」他没注意到说话的时候自己的声音好似有些颤抖。

  「唔,我没什么意见,啾」已经将程明的肉棒清理的油光水滑的武诗诗,最后轻啄的一下龟头,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回程明的裤子里,又细心的拉上了拉链重新整理一下程明的下身着装,确定无误后,这才起身转头回应自己的老公、人生中挚爱的另一半金正:「或者说能帮到程明先生的我到也很高兴呢,所以没问题,我答应了,老公你也要支持我哦~ 」

  「诗诗的决定无论什么我都会鼎力支持的,不过真的没问题吗?不要勉强自己。」金正略微有些担忧,但……为什么要担忧?

  「完完全全没问题哦~ 老公你不要多想什么了,程明的话交给我就行了。」武诗诗自己倒是信心满满的样子。

  「那就……这样说定了。」程明「爽朗」一笑紧接着说道:「事不宜迟,诗诗姐,去我家,我们马上就开始吧」

  随即他将手伸向武诗诗正式的发出了邀请。

                (完)

  PS:仿写著名大佬的文,看官们不妨猜猜看?虽说文笔以及写的时候冒出来的诸多想法的问题基本已经面目全非了OTZ。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