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防屏蔽网址最新发布。《点击获取》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信誉保证金,资金雄厚、团队打造、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无垢痴女】(04)【作者:Neroia】

字数:8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芽初发——第四章——自我试验

  因为一连串的经历,着实让我吃不消。所以这些天,我特别想一个人静下来,就像以前一样,当个毫不显眼的中学女生,不被察觉,不被记起,那便最好的了。而想要回复这种营造出来的平静,我得回避两个人……第一个是那个男人,另一个则是小轩。时间必须要抓得很好,我不能废了课后活动而令妈妈操心,同时不能太晚上车,也不能太早回家。

  心里虽然很想平静,但在平静之后,仍有一件事让我放心不下。

  到了专卖日用品的连锁商店后,我疯狂的购物……小吃零食、口香糖、牙刷、润唇膏、护手霜、沐浴乳、护发素、成药、护肤品、卫生棉、卫生巾,把琳瑯满目的东西放满了篮子后,才把那个小小一根毫不起眼的验孕棒都放进去。

  待商品都一一扫过条码后,准备付钱的时候,店员的脸上仍是挂着服务业的样板笑容。待听见了店员说出那个总数后,我才开始痛恨自己,竟然为了掩饰那个毫不起眼要价才百多元的验孕棒,付出了差不多快三、四倍有多的额外金钱。
  急不及待的回到家里,确认了没人在家后,我才躲在房间里把验孕棒的包装拆开,仔细阅读里头附上的使用说明。

  「怀孕时体内会产生……醣蛋白荷尔蒙,人类绒毛膜促……什么东西?性腺激素,简称……HCG值?正常怀孕,最早可在受孕后七天之血清和尿液中测得……最早?第七天?」说着,我默默抬头瞪着空无一物的墙壁念起来「那是星期三,今天是……喔,刚好一个星期了,那我应该可以用它了。」

  好!再一次确认家里没人后,我便得着手这件事了。

  把必需的器具都拿到洗手间里后,跟从使用说明的做法把那个铝质包装撕开,再穿上附设的胶手套,然后再快速的把验孕棒上头的字眼和使用说明比对了一下!如果是一条线,那是『notpregnant』,而如果是两条线一同出现的话,那……就是『pregnant』了。

  好!屏息静气酝酿一下,谁叫我没多久之前才去了洗手间一趟!

  我哪知道验孕原来是用尿尿来测试的!

  好了……便意总是在人慌张的时候出现的!

  对准了!

  一秒!两秒!

  好了!

  「嘘……应该有结果了吧。」虽然使用说明说要耐心等待结果,但说真的,我很好奇这种情况之下有多少人真的能够耐心等待?但慌慌张张的也好,因为一分钟莫名奇妙的过去了,而这是使用说明说的那个可以判读验孕结果的时间。
  只有一条线……而已?难道是阴性?尽管我急得快把那个小小视窗都看破了,但上边还是只有一条线而已!我再迅速的瞥了使用说明一眼,竟然让我看见这一句话『未怀孕的结果须在三分钟后才能确定』!

  胡——好吧!再多等一会!

  这一刻,我就像一尊石像般的保持住这个姿势,拿着验孕棒,头低着,金睛火眼的。

  然后时间过了,那个传说中的第二条线仍然没有出现呢!

  「嘘……」瞬间我觉得整个人都松了下来,只能无力的坐在马桶上——这一下,的确有种放下心头大石的虚脱感觉。

  如是者,两天过去了。虽然早些天才刚自行做了测验,但不知怎的,心情总是没有特别放松下来……要说起这件事,大概是因为那个的日子快要来了。虽然我是比较单纯,但一些基本必需认识的事情都会瞭解,所以我知道要是那个没有如期出现的话,那就等於……有可能因奸成孕了。

  事实上,我可以再买一个验孕棒回去,但我的自信把这个提议驳回了。不为别的,只因为我是一个很没自信的人,所以连带把自我检验这个需要亲自动手的事情都信不过……因此我知道,这一刻我最需要的是由别人来给我肯定,而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容易——至少我不能跟同辈分享,亦不能找学校里的老师,因为学校里根本都是我爸的线眼。

  对了,我记得妈妈以前常去某家妇科诊所的!好像是在学校附近的!说不定那个医生可以帮忙呢!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在上小学,我姊已上了我爸任教的中学。妈妈接我放学了后,便会一起坐车到我姊的学校附近一边逛街一边等候我姊下课。但有些时候,我妈会刻意提早一点过来,说她身体不舒服,然后便带我上去这家妇科诊所……我记得每一次到这家诊所,大概都是下午三点左右,因为我很清楚记得一走进诊所里便会立刻看见挂在墙上的大钟的。

  这家诊所很特别的,跟我认知的其他诊所都不同。因为每一次上去,诊所里除了那个医生之外已没有别的人在,没有护士,亦不见有别的病人等候。妈妈每一次跟那个医生进去诊症室后,这么一下,没一个小时都有半个小时,然后妈妈才会出来……所以我记得那时候很喜欢来这家诊所的,尤其是夏天,因为总有免费的空调和不受打扰的午休时间。

  「好像是三楼的……」看着大堂的商号招牌,我仔细的寻找那个记忆中的名字「欧阳……健人?」好像就是这个呢!

  来到门口,就像记忆中的一样,玻璃门关上了,里头的候诊大堂关了灯。但看清楚玻璃门上的诊症时间,我才知道他们有特定的午休时间呢——下午两点至四点吗?不就是现在这个时间吗?喔!怪不得这个时间的诊所都没人在。

  那……我岂不是摸门钉了?

  正当我意兴阑珊想要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诊所里有人。那个印象中的医生,和一个中年女人一同从诊症室走出来。医生的样子跟记忆中没多大分别,有点帅气,很成熟的味道,只是皱纹比较多了,倒是那个中年女人的样子,浓脂艳抹神采艳丽,还像小鸟依人般一直跟医生勾肩搭背状甚亲密……喔,想多了,说不定她是医生叔叔的老婆呢。

  直至医生送那个中年女人离开诊所,我的存在才被他发现。

  「不好意思呢,小妹妹,现在是我们的午休时间,下午的应诊还没开始呢。」
  「喔,呃……」

  「等等,你很面熟呢。」医生从头到脚打量我一遍,想了一会才记起来「喔,你不是姚太的女儿小唯吗?」

  「对喔对喔!」真高兴的时刻呢!没想到这么久没见面,医生还记得我这个小女生。

  大概因为认得了我,所以医生才把我招呼进来。诊所里的佈局没差太多,那个挂在墙上的大钟仍旧如此。还没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寒喧了一会,聊了起来,当然说起了我妈的情况,还问她为何都不再来找他,但我不是我妈,当然不能代她回答这个问题……而除了我妈近况,学业话题,我和医生根本没有别的话题可聊,所以我们逼不得已只好进入正题。

  「所以你妈没有叫你来探我,那你今天上来的用意是……」医生问道。
  「呃?」糟了!突然扳到正题上来,我才发现自己开不了口,而且行色匆匆之间,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如何打开这个令人难以启齿的话题。

  「是女生才会碰到的问题?」虽然是妇科医生,但他还是避重就轻的引导说道。

  「嗯,其实……」这些事情真的很令人羞於启齿呢。

  「你不用觉得紧张尴尬,叔叔我做医生都有二十多年了,一般女性问题或者毛病都很瞭解的。」

  对了!与其尴尬得不知从何说起整个情,我大可以换个方式说出来的「呃,其实那不是我的问题,而是我朋友遇到的问题,她……她昨天告诉我她发生了什么事,想问我意见……我不太瞭解,所以才想到找医生来询问一下而已。」我真的很聪明呢!

  「喔?」听见了后,医生张圆了眼点一点头,缓缓的说「所以你的朋友发生了什么事?」

  「她……她跟她男友,呃,什么什么了……她怕会……」很害羞喔!越说下去我的声音越轻。

  虽然后边的话轻得我自己都听不见了,但医生还是不断点头,然后给我补充下去「因为她的男友没有使用避孕套,所以她害怕自己会不会生病或者怀孕,对吗?」

  「嗯?」惊讶过后,我点头如捣蒜的给他回应。

  「会否生病的确只能看了医生才可以确定,但怀孕这个事情,市面上一般都有那种验孕棒出售的,其实跟我们医生用的没多大分别,准确率挺可靠的,你大可……」

  「我试过了,但怕结果……」糟了!紧张上来,竟然角色错乱,把那个朋友说成是自己了!

  「那……其实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结果的。」医生好像没在意我的失言,耐心的解释道「例如精子卵子的健康状况,子宫的成熟程度,是否体内射精,或者女性刚好在安全期,甚至男方或女方有隐疾、遗传病影响生殖器正常功能之类,更甚者可能是隔天便用验孕棒测试,或者没有依足正确步骤测试等等,这些都可以影响到验孕结果的。」医生语重心长的把所有状况都一并说出来。

  「喔……」虽然庆幸长了知识,但我真的听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那如果你的朋友真的放心不下,我建议她还是尽快看医生比较好……毕竟这是可大可小的事情来的。」医生一边说,一边跟我打眼色,好像老早已把我的底蕴看穿了般。

  「……明白。」

  「还是你想我现在就检查一下?」医生突然说道。

  没想到被悉穿了呢,真尴尬……但再尴尬,亦比不上看见那个专为妇科而设的诊察台,而预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事情来得尴尬。跟从医生的指示,到小房间里脱下内裤后,一边感受裙下冷飕飕的冷气,一边怀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走到这个诊察台的旁边。

  「先躺上去。」现在医生已戴上了口罩手套,一边准备仪器一边说。

  「……嗯。」

  躺了上去后,身体因紧张而自然的躺成一道直线,双脚合得紧紧的,还以大腿夹紧裙子,深怕稍一不慎里头的春光便会完全暴露出来。

  「这个能让你放心一点的。」说着,医生搬来了一个等身高的金属架子,再把架子上的那个玉米黄色的布帘一拉,让整个帘子横过我的腰间,把我的上下半身分隔开来了。医生看了看我,眉梢一跳的解释道「因为很多女生都会觉得尴尬,尤其是当看见别人把整个头都埋在她们下边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所以才用这个帘子阻隔一下。」

  「……嗯。」真的会比较好吗?心里不是都知道有人在弄自己的下边吗?
  「好了。」隔着帘子,医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放松一点,把大腿张开放在两边的托架上。」

  「嗯……」身体根本不听我的使唤,拼尽力气才撑开了一点而已——真的要这样做吗?现在我的下边没穿内裤,大腿张开了的话,不就把私处完全暴露出来了吗?这不是羞耻得要死的动作吗?竟然要主动掰开大腿,让别人一览无遗自己的私处!就算隔着帘子,我还是肯定医生会看见我那里的模样……不行!这种想法真的很要不得!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了,身体不要一股劲儿的发烫起来,好吗!这,这可是诊察呢!是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来的!

  「放轻松就行了。」

  「……明白。」声音颤抖不已的。

  身心挣扎的当下,我突然感到双腿脚踝都被握住了,然后被缓缓撑开了,抬高了……尽管我仍很努力的压着裙子,但仍阻挡不了那种冷飕飕的凉意侵袭身下。羞耻感亦在瞬间飙到顶点,然后感到手被拿开了,裙子亦被掀了起来——这一刻,我知道自己的私处已全无阻隔的暴露在医生的眼前!医生仍拉着我的手,但他好像停下了一切动作,让我立刻感受到那里被定睛注视的强烈羞耻感。

  半晌,传来了医生喃喃低语的声音「喔,已经湿了……真像……」

  医生在说什么了?

  「好了,我现在要开始检查了。」医生回复正常声调说道「可能会有一点痛或者奇怪感觉的。」

  「……嗯,明白。」

  话刚说罢,我便听见了一些金属杂声,没多久,便感到私处被一个细小的硬硬的而冰冷的东西插了进去,逐点逐点的深入,然后……那种若有若无的摩擦感觉很讨厌,就好像故意搔不着痒处一样,但又令人忍不住期待更多。

  「嗯——」那个冷冰冰的东西突然变大了,好像正在撑开我的私处,就像……就像那个感觉一样。

  这一刻,除了羞耻感的飙升之外,紧追而上的竟然就是那种讨厌的感觉。身体渐渐变得敏感了,整个人都很滚烫,思绪越来越恍惚,呼吸亦变得沉重,整个人的知觉都逐渐被私处横蛮无理地完全佔用了……真讨厌!明明这是很严肃很认真的一件事情,身体却在那里一股劲儿的反应起来。

  「你的阴道很健康,颜色很正常,分泌出来的巴氏腺液……即是白带都很正常,只是量多了一点。」

  「……嗯。」事实上都没多少听进去,反正越听得明白,羞耻感越是强烈。
  然后,我感觉到私处肉缝的上沿,被不知什么东西拨弄了一下,很迅速,很轻柔,但触感强烈得有如触电一样,令我的身体忍不住颤跳起来。

  「呜——」

  「你不用紧张的,我现在只是在检查你阴部周围的部份,像是阴蒂,大小阴唇等等。」

  「呜——嗯!」

  天啊!我不是紧张,我只是……那是他的手吗?

  这一刻,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两只手掌,十根手指都在我的私处上四处移动,特别是肉缝的那个上沿!他只是快速弄了一下,我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拨开了般,然后他的手指就在那里搓揉起来——这一下子,身体都被瞬间完全挖空了般,脑袋空白一片,私处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滚烫,没一会儿,那种快要尿出来的强烈感觉正要吞噬我仅存的一丝理智。

  「呜——不,呜啊——不!不要再弄了!呜——」一边强忍叫声,一边拼命捉紧医生的手。

  但医生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反而继续那个动作,不断拨弄我的私处肉缝。
               不要——

             再这样下去的话——

  我……

               很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感觉为何如此强烈激荡的?就像被汹涌的强大电流电击一样,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肉都绷紧起来!那感觉,有如私处被抽插一样,很相似,但来得更直接……天啊!为何会这样的!明明私处里不是只有那个冷冰冰毫无质感的东西吗?医生的十根指头都在私处外边吧,不是吗?为何只是肉缝被拨弄而已,都足够让我……

  「呜呜呜——不要!呜啊——不——不,啊啊——不行了——啊!」随着那一种有如山洪暴发的超强烈感觉出现,一刹那之后,知觉什么的都没了,只知道整个身体都在强烈抽搐。两手抓得很紧,小腹不断颤跳,嘴巴眼睛张了,却发现口水泪水都在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爽得要死了——

  「嗯……」

  「嗯!」

  「嗯嗯——」

  「嗯——」

  「嗯,嗯——」

  「嗯啊,嗯——」

  「嗯,嗯嗯嗯——」

  「嗯嗯嗯,啊——」

  「嗯——」

  「嗯,啊——」

  「啊——嗯嗯,嗯——」

  「啊啊——」

  整个世界都在那一秒停顿下来后,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知觉才渐渐回复过来,然后,意识重整了,视线也缓缓对焦了,眼前的景象才逐点逐点的从白芒芒一片里回复色彩——为何身体如此疲软的?我睡了多久了?我在上课吗?今天数学课好像有突击测验呢,那个莱布尼兹公式……

  「啊——嗯——嗯,嗯嗯——啊——嗯——」不知道谁在发出如此令人害羞的叫声呢。

  「哼!爽到晕了还会叫喔?」谁在说话?

  「嗯嗯——啊,嗯啊——啊——嗯嗯啊,嗯啊——」我在什么地方?不会又在巴士上睡了吧?怎么身体晃动得这么激烈的?就好像……

  「真是有其母必有……」

  对了,我突然记起来了……我记得,只要那个钥匙插进身体里头,我的身体便会变得敏感。

  我不知道别的女生是否跟我一样会变得异常敏感,但我的身体很清晰的告诉我,这是被填满的感觉,告诉我私处里头正被一根棒状物抽插着,而且还很细腻的告诉我那是什么形状——那是形状极之丑陋的一个东西,头部很圆很大,中间很粗壮,整个都是硬梆梆的……就跟那个侵犯我的人一样。

  跟那个侵犯我的人一样……

  我在做梦吗?

  不!

               很爽——

              感觉很舒服——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为何会在这里的……

  私处被激烈抽插摩擦而起的欢愉感觉告诉我,这不是梦!而回复的视觉让我知道,我仍然身在诊所里头!这的确不是梦!这一刻的我仍然躺在那个羞耻的诊察台上,大腿张得开开,那道毫无意义的玉米黄色布帘仍挂在眼前!而在布帘的另一边,如无别的,不就是医生了吗?这不就是说……

  「啊!」那不就是说,医生正在对我做着那个人曾经对我做过的事吗?
  「真好干的肉穴!比你妈的还好上百倍!」

  「呜——呜啊——嗯——呜啊——啊啊——」医生到底在说什么了!

  「哼!年纪小小便偷偷跟男友做爱,不用套子还要担心怀孕?我就……啊!快来了!」医生突然抱住我的大腿,起劲的抽插起来「我偏要在你的里头射出来!一滴不漏的!哈!到时候肚子大了再来找我,让你那个可怜的男友负责……啊!」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昏睡初醒的意识,虚脱瘫软的身体,加上如此猛烈的冲刺式抽插下,我再也反应不来,只能任由嘴巴半张发出羞耻叫声——偷跟男友做爱?担心怀孕?在里头射出来?一滴不漏?生下杂种?可怜的男友?不是的……羞耻感与被抽插的欢愉感觉混在一起,这一刻,除了叫声,我根本没剩下多少。

               很爽——

              再大力一点——

              再多一点——

              真的很爽——

  很想抱着他,紧紧的……

             嘴巴很乾燥呢——

  「啊!要射了!」

  听见医生的喊声同时,他的动作亦更激烈了,不断撞击我的下身,私处也立刻感受到了那个的来临——那个东西顶到了深处,从根部至头部胀大起来,然后一股热流从它的头部喷发出来,一波又一波的喷发,不消一会我的私处里头都被那股热流完完全全的填满了。

  不要!不要……这么快完事呢!

  我……

  还没有……

  帘子拉开了,医生已经脱了口罩,正在收拾旁边架子上的医疗器具。

  「呃,刚才……我是不是晕了?」

  「对喔。」医生脸上挂了一道笑容——嘴角上扬,令人不寒而栗,道貌岸然的道「别担心,这不是什么罕见情况,有很多人都会紧张过度,而出现血压差的晕眩状况的。」听见他的解说,我的目光瞬间变得慌张,只敢侧目偷瞄医生的样子。

  「那,那……」当下,我整个人仍很迟滞,身体还在努力恢复……本来,我还想好好说服自己一切如常,假装相安无事,但当把双腿从托架上放下来的时候,私处立刻传来死灰复燃般的酥麻余温,然后,还隐约感觉到阴道里头好像有东西要流下来一样。

  「好了,这些是我们诊所用的验孕棒,使用方法跟外边的大同小异,但要记着,使用晨早起来的第一泡尿来验会比较准确的,因为HCG值会比较稳定。」说着,医生一股脑的靠了过来,似笑非笑的道「如果你还是害怕的话,那下次再来这里,叔叔会替你做一个比较全面的检查……放心,我不会跟你的父母说的,所以你也不要跟你的父母说,知道吗?」

  「……嗯。」

  「嘿!小妹妹很乖喔!」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从诊察台上抱下来。
  离开的时候身体很累,再加上街上的闷热,更让我整个人头昏脑胀,很想就这样坐下来好好休息——想是如此想罢了,但总不能一屁股的坐在大街上吧,所以尽管很累,但还是支着身体走到巴士站。毕竟,回家的路还很长,要休息也可以在车上多小睡一会。

  上了车坐了下来,头靠着车窗,街上的景色有如走马看花般的掠过眼前。
  怎么办?分散不了注意力呢。

  这一刻的独处,逼使我必须面对自己的感觉——如果我对自己坦白一点,宽容一点,我应该会告诉自己知道那不是单纯的疲累,而是身体极度绷紧过后紧接而来的一种放松感觉,类似比赛里肾上腺素急升,然后在比赛完后,肾上腺素下降,身体开始感到无比痠痛一样……说白一点,我的身体还很敏感,双脚有点软,但更重要的是私处里还有一点点的余温。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晕倒了吗?难道真的是那么羞耻的原因吗?

  我竟然爽得晕倒了?

  天啊!那一瞬间的感觉真的太神奇了!

  但……

  姚小唯啊!我求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不好——脑子坏去了吗?为何会有这些讨厌的想法?你不是才再被陌生人侵犯一次了吗?你在这里可惜个什么了!乱想什么希望自己没晕倒,那便可以从头到尾享受到小穴被医生抽插的感觉?这不是很令人羞耻愤恨的想法吗?哪有女生被人侵犯了,这边才爽得晕倒,那边醒来后便在抱怨别人太快完事没满足到自己的需要!

  难道说,我真的是如此淫荡的女生吗?

  巴士缓缓驶进了那个转车站,乘客鱼贯上车,瞬间已令到狭小的车厢更形水泄不通。

  「啊?」

  是那个人呢!他上车了!

  我又被盯上了吗?

  他不只看见我,还跟我打了一个诡异眼色。

  他还想对我怎样?

  为何……是我?

  难道上一次的事情会重演一遍吗?我又要再被他侵犯了吗?被他的那个丑陋东西……天啊,我该怎么办?才想到这里,我好像又再患感冒了,疲惫不堪的身体突然迅速发烫起来,整个人不住打颤,然后,私处更传来了被数之不尽的蚂蚁噬咬的疼痒感觉——

  我……我是如此淫荡的女生吗?

  但,我真的很想被干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