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防屏蔽网址最新发布。《点击获取》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信誉保证金,资金雄厚、团队打造、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15)【作者:edahung33】

字数:7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5章:黑长直少女的收服之战(下)

  妖刀事件,最后以犯人逃之夭夭,留下一群无辜被波及,身上衣物只剩下内衣裤的大小姐们,以及全身上下只剩运动鞋还完整的我,作为结束。

  学院的女仆们是专业的,哪怕是发生这种平常不曾发生过的状况,她们仍然是迅速拿出一件件合身的制服,把大小姐们带到就近合适的地方进行更衣。其中有些昏倒的大小姐,则紧急送至保健室照料。

  是的,大小姐们都受到周全的事后照顾。不过似乎只有我被遗忘了…………
  当时我窘迫地拿着大片的叶子遮身,还得四处游走躲避其他班级来温室上课的学生们。最后接近中午时,九条小姐才一脸不情不愿地拿着运动服来找我。
  而且最让人火大的是,事后我还跟神领可怜一起被叫去辅导室,听着学院长一脸微笑但字字诛心的训诫。

  毕竟,这种骚动可是学院创建以来少有的事件,只是被叫去念一顿外加一千字的悔过书,这样的处罚算轻的了。

  不过………我也是受害者吧!为什么连我都要被处罚?

  虽然看着神领可怜抽抽噎噎地拿着毛笔,用圆滚滚的可爱字体写着悔过书,心里多少还觉得这女孩子其实挺可爱的。但她不时转头过来,还用苦大仇深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又觉得这妹子还是欠人教训。

  「所以啦,我不是跟你说,叫你离她远一点吗?笨蛋庶民。」

  听着我的抱怨,看着漫画的爱佳毫不客气地评论道。

  「我哪知道她是这种人啊!我当时也只是想扶她起来好吗?」我不服气地说道。

  「想扶她起来是一回事,但不断吐槽刺激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唔,这句话真是致命一击啊!

  我在我的房间地板上,用着标准的失意体前曲姿势Orz,表达我不断被笨蛋爱佳的中肯言论所伤的沮丧。

  「不能怪我啊,我哪知道她这么中二,呜呜……」

  「中二是什么意思?」听到我冒出新名词,爱佳好奇心又上来了,放下漫画问道。

  「呃……这不好解释啊。」说老实话我不知道如何让生活充实身心健全的大小姐,能够理解中二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行为。「总之呢,像神领可怜那样子自说自话的行为,就是所谓的『中二』啦~」

  「或者说,像你上次召唤替身的行为,也可以说是中二喔!」

  「替……替身!?你还敢提那件事,你这笨蛋庶民!」想起上次的糗事,红了脸的爱佳拿起枕头,下床追打我道。

  最后这件事又是在嘻嘻哈哈的社团活动中结束了………才怪!

  『挑战书』

  当我隔天早上在我的鞋柜里面,看到用正楷体写着斗大三个字的信时,我才知道原来麻烦才正要开始。

  敬启者:身为妖刀持有者的不才在下,为着昨天所遭受到的陷阱攻击与被训斥的屈辱,今正式向光明使徒高级干部的阁下发起挑战。三天后放学后,请至学校后方小树林,一较高下。神领可怜敬上。(小兔兔)

  圆滚滚的字迹我就不吐槽了,不过最后签名处还画个意义不明的可爱小兔兔是哪招啊!?挑战书这么正经严肃的东西,弄得这么萌真的不要紧吗?

  不过正好,正想给你个教训呢,哼哼!

  根据我对神领可怜大小姐的观察,再加上这封挑战书的措辞用语,我可以确定这不是武力层次的对决,而是比拼中二力的战斗!

  一个在深闺中孤芳自赏长大的大小姐,竟然想对在庶民的世界长大的我发动挑战?看来,我不得不把国中的那段黑历史给解除封印了。

  到底是我这肉棒样本被武士刀大小姐KO,还是我把这个黑长直大小姐给收服,真是令人期待啊。

  (首先,得先做好事前准备才行。)这么想的我,准备去找九条小姐,得请她帮我把家里的一些东西给寄来才行。

  时间匆匆过去,在二人各自不同的准备等待,三天后的放学后终於到来了。
  这是一场正邪对立的战斗。

  神领可怜是这么想的。

  苦练多年的她,过去只能跟闯入学院区域的野猪、黑熊战斗,但这几年不知为何,也很少看到这些动物的踪迹。深感高手寂寞的她,总算再次等到对决的机会,而且还是跟人对战,这还是持有妖刀后的头一遭呢!

  一定是光明使徒那夥人,无法坐视自己的实力不断壮大吧?

  抱持着这样正面乐观的念头,少女这三天可说是勤奋练习,连妹妹神领雅每日照三餐的关心探访(骚扰),都给拒绝在门外了。她要把自己的身心都给磨练到极致才行!

  放学后回到宿舍,穿上那套最喜爱穿的道服,梳理了下那头黑色亮泽的长发,神领可怜便拿着武士刀精神抖擞地,朝着约好的决斗地点出发。

  到达位於小树林中空地的神领可怜,发现对方已经在那里等待着。只是,这个以庶民样本的假身份混入学院的傢伙,今天看起来,却跟三天前的他不太一样。
  三天前的他,脸上挂着类似傻笑般的笑容,给人有种软弱中带着坚强的複杂感觉,但今天的他,虽然一样是穿着那身剪裁得宜的男性版学院制服,但却另外加上了一件白色披风,还带着一副略微深色的眼镜。

  那身打扮,加上那不苟一笑的严肃表情,让人不禁怀疑他跟三天前的他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

  伴随着风吹落叶的沙沙声,不发一语对视的二人,这种有如肃杀般的氛围,神领可怜这时才更多地意识到,这果然是真正的对决。

  梦想的实现,让神领可怜在兴奋之余,却又带着些许不安。自己其实只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但对方似乎却是身经百战啊!

  「你迟到了。」那个名叫神乐阪公人的庶民样本,背靠树干,推了推眼镜说道。

  不是激动的指责,只是淡淡地陈述事实,但却带给神领可怜莫名的压力。
  「并、并没有!」神领可怜下意识举起手,秀出手上的腕表辩解道。「现在才五点半而已,我是一放学就赶来了。当然……我是有先回去宿舍一下,毕竟决斗总得换一下衣服啊!」

  「回去换衣服?」公人声音略微拔高。「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要知道,为了今天的决斗,我可是今天一整天都穿这样。」

  真的假的!?

  「看来若是要比较我们对决斗的觉悟程度……………你,还差得远呢!」
  呜啊!

  可怜不禁倒退三步,不知为何,当公人说出最后那句话时,她觉得内心遭受到了某种冲击。而且她还出现幻觉,好像有某个穿着绣有『青学』二字蓝白外套的帅哥站在对方的后面。

  「对不起……」为着自己的觉悟低下而感到羞愧的可怜,忍不住从口中吐出『对不起』三个字来。

  「罢了,这点就不跟你计较了。」公人大度地说道,接着他帅气地一甩披风。「在决斗开始前,我必须要跟你澄清一点,这世界上不存在所谓的光明使徒喔,实际上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庶民,对你跟你的刀也没兴趣,所以你真的误会了。」
  「不过,身为学院精心从庶民世界挑选出来的样本,是不能也不会回避任何挑战的。所以我在此宣告……」

  「此时此刻,我就是庶民!」

  呜啊啊!

  又来了,虽然那句台词意义不明,但内心却又感觉受到了冲击。

  这是怎么回事?穿蓝白外套的少年消失了,此刻神领可怜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太空服带着密闭头盔的少年,站在神乐阪公人的身后,依稀间还能看见有巨大的机器人在天空中遨翔。

  还没开打就感觉自己连续遭受二记重击的可怜,忽然内心有点动摇了。
  (自己主动递送挑战书的这个举动,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呢?)

  似乎察觉到对方内心的变化,公人开口问道。「我说你,真的有准备好要来决斗了吗?」

  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动摇了吗?不行,不能示弱。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怜逞强地说道。

  「呵呵,是吗?」公人缓缓摘下眼镜,他眼睛是闭着的。「妖刀的持有者神领可怜,让我告诉你……」

  「能够挥刀的,就只有做好被斩觉悟的人!」

  公人边说边睁开眼睛,里头那是有如鲜血般红艳的双瞳。他甚至还摆出了用90度的右手,遮出左眼的帅气POSS。

  呜啊啊啊!

  神领可怜忍不住举起未出鞘的武士刀格档,因为公人的红瞳搭上他的台词,给人感受到的冲击强度,就彷彿是靠着一己之力推翻一个帝国的少年所发出的。
  不行,再这样下去,岂不是会还未战就先败了?

  「虽然可能是自不量力………但我好歹也是妖刀的持有者啊!」神领可怜终於拔刀了。

  「是、是你逼我的喔,我本来不想用这招的。」可怜举起刀,勉强拔出架势来。「看我的可怜式奥义,果断!」

  一刀挥下,冲击波朝着公人奔去。不过,准度似乎有些差,红瞳的公人只是冷笑了一下,侧移的同时一甩披风,奥义的冲击波就这样擦身而过。

  (好、好帅啊!)看着公人那〔冷笑+甩披风+侧移=帅气〕的闪避姿势,神领可怜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在心里讚叹道。

  「天真,我可是每分每秒,甚至连在这个瞬间都还在成长的男人!」

  出现拿着奇怪昆虫车模型的小孩幻影。可怜遭受到心灵冲击!

  「而且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用的!」

  出现穿着天马形状青铜甲的男子幻影。可怜遭受到心灵冲击!

  (为什么?为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如此强大可怕!不行,我无法战胜他的……)

  才仅仅挥出一刀,可怜就感觉到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觉得自己没有再次挥刀的气力。

  「这样就不行了吗?神领可怜,你就只有这种程度?」公人微抬起下巴,轻蔑地问道。

  本来觉得胜利无望的可怜,被公人这么一激,又涌现出斗志来。

  「当然不是只有这样!你、你自己注意了,接下来这招一旦用了,我自己也控制不了,小心别死了啊!」可怜改变了架势。

  「可怜式奥义,第二式,《撩乱》!」

  不科学的无死角风暴再度出现,不过,这点正如公人所预料的,他要的就是这一刻。

  「既然你都用了你不想用的招式了,那好吧,虽然在红眼的状态下,等下要使用的这招有点吃力,所以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用……」公人嘴角露出微笑说道。
  (等等,不想用什么的,那可是我辛苦想出来的台词啊!……可恶,他怎么能说得比我还要有FU啊?)可怜不甘心地想着。

  公人朝着可怜慢慢举起右手。

  可怜注意到,公人右手的整个前臂上是绑着一圈圈白色绷带的。

  「幸好你现在施展的是《撩乱》,因为我不想用这只右手,对你进行近距离攻击。」

  在《撩乱》的刀气切割下,公人平伸出去的右手,上头那层绷带缓缓地剥落,露出那刻画着複杂花纹的手臂。

  「妖刀持有者那种无聊的幻想,就由我来抹消吧!」

  「公人流奥义,妖刀破坏!」公人大喊道。

  以为自己要遭受到隔空攻击的可怜,心里一慌,结果挥舞武士刀的手也跟着乱了,随即自身也被卷入刀气风暴中。

  哗啦哗啦哗啦。

  可怜的道服变成了碎布。

  出现在公人眼前的,是印有小兔兔的可爱胸罩和胖次。而且上面还圆圆地写着名字「可怜」。

  「可怜,你已经败了。」面对春光乍泄的可怜,公人面无表情地转身,然后一语双关地用背影说道。

  至於是否有出现某个胸口有七颗星的男子幻影什么的,这点我想不需要怀疑,看不到是你中二力不够的问题。

  「……………………」

  保持着举刀的姿势,可怜呆立在原处。

  「……竟然利用我自己的招式反击我。」

  刀从可怜的手中滑落。

  「…………完败…………是我输了。」

  感到眼前一黑,可怜瘫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

  赢了?

  听到神领可怜说完『是我输了』就没声响了,我忍不住偷偷转头看去,看到近乎全裸的神领可怜昏倒在地。

  长吁了一口气,我才注意到自己的双腿正抖得厉害。

  别笑我怎么这么弱,下次换你近距离闪躲冲击波试试看!更别说还得鼓起勇气把手伸向刀气风暴,那可是很可怕的好吗?

  看着失去意识的神领可怜,我顺手脱下披风,帮她盖上了,免得她着凉。
  总之呢,这是庶民与庶民世界的胜利!(握拳)

  为了能在这场战斗中胜利,这三天我可是重新翻遍各种被人吐槽中二的漫画,同时把以前制作的小道具都给找出来。包括披风啊、角膜变色片啊、纹身贴纸啊什么的,都被我翻找出来。

  龙马兄、刹那兄、鲁鲁修兄、星矢兄、流星小弟、各位死神、当麻兄以及建次郎兄,谢谢你们!没有各位的鼎力相助,要想在这场中二力的对决中取得胜利可是很困难的。

  诸位被我点名到的大佬,一同微笑地对着我比出GJ的手势,然后缓缓消失在远方的天空中。

  正当我朝着淡去的大家挥手时,我听到嘤咛一声,似乎可怜已经醒了过来。我赶忙摆出另一个的POSS。

  於是当可怜再次醒来,她便发现有件披风盖在她的身上,而披风的主人我正站在不远处,很中二地望着已经开始昏暗的天空。

  「你醒了?」我酷酷地转身对着她,问道。

  「我没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怜沈默了一下,反问道。

  「我只是一个庶民罢了。」讲这种台词真害羞。

  「庶民………都像你这么强吗?」

  「不,我想我在庶民里面,算是弱的了。」虽然害羞但却觉得有点爽呢。
  「………是吗,原来我输给了庶民中最弱的。」

  「呃……还不至於最弱啦~」奇怪,听起来怪怪的。

  「我自创的可怜式奥义,居然败给了庶民界最弱的废物……」

  「………等等,我刚没讲自己讲得那么不堪吧!」怎么越讲越夸张了?
  「………好吧,我懂了。」可怜含泪说道,并且端坐在地。「我认可击败我的你,成为我的主人。」

  我说你是哪儿的召唤兽啊!?而且你的妖刀设定呢,这么随便就改自己的设定可以吗?

  「但是记住喽!当你的实力在我之下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了!」

  你这召唤兽居然还是设定成弑主类型的?你当你是来自魔界的龙啊!

  「在那之前,你可以随意对我……!」

  可怜她簌簌地流下泪水,披风缓缓滑落,露出只剩下小兔兔图案的胸衣与胖次的胴体。

  「………你说真的?」我忍不住问道。

  「一诺千金。」可怜说道。「而且武士如果在决斗中输了的话,不是该任由胜者摆佈吗?这是我妹妹说的。」

  ……你有这种严重姊控的妹妹,真的没问题吗?

  「只是没想到我不是败给已经挑战我十年了的妹妹,而是败给了你……」
  糟糕,在刚刚听到『任人摆佈』这四个字后,我内心的恶魔公人又要觉醒了。
  不行,可怜你快逃,我快压制不住他了!

  「呵呵,你妹妹说得没错!」很快就觉醒后的我,神态自若地说道。「那么首先,我们必须要先签订主从契约才行。」

  「主从契约?」

  「没错,照规矩,败者的身上,必须要刻上证明自己从属於胜者的契约纹路才行。」

  「那如果哪天我打败了你呢?」

  「那自然契约就失效了。不过到时必须再对决一次,才能重新决定主从关系喔。」我瞎掰设定的功力越来越高了,信手拈来啊。

  「……我明白了,那就来吧。」可怜侧过头去说道。

  秀泽的黑发随意披洒在可怜她那肌肤雪白的娇躯上,显得格外性感撩人,有种诱人犯罪的感觉。

  尤其她那双大腿……虽然显得有些肉肉的,但只要轻轻抚摸,就可以感受到藏在脂肪层底下,那经过锻炼富有弹性的肌肉。

  事实上身为大腿控的我,也真的给她摸下去了。不得不说,费曼先生,这可真是一双出色的大腿呢!

  「啊呜~」被我突然袭击的可怜,强忍着不发出叫声,她那副模样真的很可爱,让我忍不住想更多地欺负她。

  「那个,我说啊……」我手维持贴在可怜大腿的姿势,严肃地开口道。
  「什、什么?」可怜转过头来,有些畏缩地问道。

  「主从契约一般都是刻画在大腿部位,尤其根部更是重点所在………」
  「所以,这个,可以麻烦你一下吗?」

  我的手勾了勾可怜的胖次,用肢体语言表达我的意思。

  【请自己脱下胖次喔,揪咪~】

  「呜啊……一、一定要这样吗?」可怜结巴地问道。

  我严肃、坚定地点点头,要她自己脱。

  「我知道了。」可怜缓缓站起来,有着模特儿般曼妙身材的她,就在我的眼前,羞耻地缓缓脱下自己的胖次。

  看着一个外表有如大和抚子般的日本少女,害羞却又无奈地将自己的身子,敞露在陌生男子的面前;让对方可以清楚观察到自己精心修剪过后的体毛,以及那除了父母外无人看过的私密处。

  随着男子激动的吐息吹在那儿,少女的肌肤开始变得粉红,同时那儿似乎开始缓缓充血,微微涨幅着。

  糟糕,越是这样看着妄想变成现实,我越觉得自己鼻血要喷出来了。

  「……看够了的话,可以赶快开始吗?」可怜害羞地说道。

  「啊是是,那么就………」我忽然一个恶作剧的想法浮上心头。「糟糕,差点忘了。」

  「又、又怎么了?」可怜快哭了,总不会是连胸前这最后一件也得脱了吧?
  「刻画契约,需要使用特别的墨水才行。这部分需要你的帮忙。」

  「……该怎么做呢?」

  我让可怜躺在摊开在地面的披风上,然后脱下裤子,露出我的肉棒,并且跪在她前面。

  请别误会,我不是要破处,我可不想变成日本最后一个太监。

  我只是想完成我的一个梦想罢了。

  我握住可怜双脚的的脚踝,然后让她的脚掌夹住我的肉棒,然后开始缓缓摩擦着。

  虽然可怜的脚底因为长茧有些硬硬的,但仍然有着少女的柔软与温暖。而且能让这双大腿界的亚瑟王帮我打手枪,此时此刻我可以说是死而无憾了。

  「哈……哈……实在太爽、太棒了!」我喘着气说道。

  「这姿势……好怪啊……」可怜看着我奇怪的举动,害羞地说道。「你、你这样是?」

  「别乱动啊,墨水马上……马上就会出来了,哈……哈……」

  原本是同上同下地摩擦着,接着我换成左右脚掌互换的规律,那种舒服地感觉更是强烈。

  「要、要出来了!啊啊……!」

  当我最后用高速频率在摩擦时,马眼忽然一缩,白色的精浆立即喷了出来。
  因为这三天我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所以都没跟任何人有「愉悦的互动」,所以此刻的精液显得特别浓稠且量多,喷得可怜一脸及一身到处都是。

  「不、不要,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突然这样的袭击,可怜下意识抽回双脚,然后猛踹了我那因为刚射完而显得格外猥亵的脸重重一脚,於是换我昏了过去。

  在我倒地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可怜仓皇地用披风包住自己,哭着跑掉了。

  唔,我想这样的收场,应该是最好的吧?

  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indow.onload=function(){ document.getElementById("imgClose").onclick=function(){ document.getElementById('bottomAD').style.display="none" } }